返回
首页

饭团探书移动版

m.fantuantanshu.com

后有追兵前途空(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那只乌鸦又“嘎嘎”地叫了两声,扑楞着翅膀飞到了雁离的跟前,几人这才发觉这只乌鸦的腿上绑着一张黑色的纸卷,似乎确实是做传信之用。

方天齐见此情景,不禁有些疑惑地看着许少松道:“通常若是家中有事相告,只需用信鸽便好了,你们雁家干嘛派一只乌鸦过来?也不嫌晦气。”

“我都说了,”许少松目光直直地盯着那乌鸦几秒后,突然转过头,语气恶狠狠地道,“给我闭嘴!”

“张公子,”就在这时,雁离突然沙哑地叹道,“可否帮我一把?”

谢阳听了这话,默不作声地向那只乌鸦伸出手,解开绑在它腿上的黑色纸卷。

那纸卷约莫为拇指长短,通体漆黑,绑在乌鸦身上时,仿若与其羽毛融为一体。谢阳低头打量纸卷片刻,抬眼看了看雁离,道:“你确定让我打开?”

雁离嘴角向上一撇,似是在苦笑,“打开罢。”

若是在往常,谢阳定不会对雁离如此客气,可这一次,他却是出奇地配合,双手捏着纸卷,默默展开——与此同时,许少松和方天齐也皆是陷入了沉默,数道目光无声投了过来。

纸卷展开的瞬间,空气中顿时弥漫出一股血腥味。

谢阳凝视着纸卷,沉默片刻,淡淡道:“这上边,只写了一个字。”

雁离听了这话,蓦地闭上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整个人似乎显得更加虚弱了。

他道:“是什么?”

谢阳眼神一暗,声平如水:“逃。”

“你骗人!”这个字一出口,许少松猛地抽了口气,他突然跳将起,眼中泛红,极其激动地夺过谢阳手中的纸卷,可就在看到纸卷上字样的一瞬,他整个人却几乎是抑制不住地狠狠一颤——

纸卷飘飘扬扬,落在了地上。

无季弯下腰,捡起那黑色的纸卷,片刻后,缓缓道:“‘逃’字,以血为书。”这话的语气极其平静,平静中甚至夹带着一股死气,他把纸卷重新递还到许少松手里,一句多余的话也没讲。

许少松愣愣地接过,那纸卷上的内容又岂是“以血为书”四字可以形容?分明是血滴四溅,触目惊心,且还字迹扭曲粗颤,似是用手醮血,匆匆而就。从此字迹,依稀可窥见写信之人是在何种情境下将此信写成。他几乎是不知所措地瞪着手中的纸卷看了半天,终于低下头,颤巍巍道:“师父……这信难道真的是……”

“不错,这信来自雁家,”雁离依旧闭着眼,艰难道,“雁家遇难,我的哥哥雁冶川是想叫我们逃走。”

“逃?逃向哪?又是要逃离什么?”许少松不可置信道。

“若是要逃,我也不知该逃向哪,”雁离叹了口气,“我只知道,那个地方,不是皇宫。”

“你已经知道了?”谢阳低下头,冷冷地问道。

“是,我已经想到了。”雁离抬起头,“雁家身处皇宫,无人能伤,就算是陛下也无权将整个家族消灭,能干出此举者,只有太子殿下。”

“这不可能!”许少松道,“太子殿下为何要雁家亡?”

这话声音极大,可雁离听了,却只是闭上眼,声音极轻道:“我也不知道。”

“什么?”许少松听了这话,整个人一怔。

谢阳看着师徒二人,漠然开口道:“当今的这位太子殿下本就杀伐果决,性情张狂,整个九州,估计就没几个人知道他心中到底在想什么,你这问题问了,也是了无意义。”

“那你说,我们现在到底该怎么办?”许少松问道。

“少松,”还不等谢阳回答,雁离猛地睁开眼,死死地盯着许少松道:“逃吧。”

许少松先是一愣,他沉吟片刻,似是在思索,接着道,“也好,无论如何,我们先潜进镇上,替你找位大——”

“不可!”雁离咳嗽数声,急急道,“你们别管我,自己向前逃,千万不要被抓住!”

“这不可能!”许少松断然道,“师父,无论如何,我也不会丢下你!”

“现在已经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了!”雁离眼中闪过怒意,低吼道:“若我的猜想没错,此时无论是在我们身后,还是南露镇,都会有杀手来抓你,再不动身,他们前后堵截,你必会无路可逃!”

“可是——”

许少松正欲激动地开口反驳,但就在这时,无季浅色的双眸突然一闪,道:“有人靠近。”

这话一出口,无论是许少松还是雁离顿时都不作声了。许少松目光中闪过万分的警惕,瞬间便伏下身。方天齐也立刻蹲了下来,一边小声道:“是天下毒绝的人追上来了么?”

“不是,”无季双目直视着五人的身后,叹道:“是天下如织的人追上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神级进化:从一株草开始无敌两界穿梭门在点家文里女装树洞,我是抱错的QwQ快穿之炮灰的开挂人生我的前夫是总裁大人苍生道歌女神的超级赘婿攻心为上:穆少诱妻成瘾重生之日本努力家
相邻小说
我在聊斋当法海万界最强老公废土行者符界之主总裁爹地霸气宠冥瞳使者重生之平庸史莱姆在日本当反派抱着母鸡来修仙绝世神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