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饭团探书移动版

m.fantuantanshu.com

危机未尽希冀空(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无季低下头,只见脚下绿色的草地窸窸窣窣地抖动起来,几十只背部为朱红色的蜘蛛正向着他爬来。

那些蜘蛛一只只皆有半只巴掌大小,八条腿稳稳地扎在地上前进。无季的神色变得有些微妙,他凝视着那些蜘蛛片刻,重新抬起头看着不远处的瘦高年轻人,道:“天下毒绝的赤蛊蛛?”

林冲阴森森一笑,道:“无季阁下,与其关心这些蜘蛛的种类,不如担心些别的。”

这话说完,他的身边突然略过一道黑影,只见那位脸上有着刀疤的男人掌心聚起黑气,向着无季冲来。无季嘴唇一抿,眉毛微微一蹙,蓦地向后疾退一步,下一秒,男人的双掌擦着他的头皮划过,然而这一掌刚刚落空,另外一掌便已紧跟而来,无季连忙向后一弯腰,堪堪躲过了则第二掌。

“在下天下毒绝,张干。”男人两掌落空,面色凝重地站在原地,“还请阁下多指教了。”

无季扫了一眼自己手上的血,默默地在自己雪白的衣摆上擦了擦,淡淡道:“指教?”说完这两个字,他站在原地,微微一顿。

张干怔了怔,开口似乎想再说些什么,可还不等他说话,无季却是一挑眉,懒洋洋道:“我看不必了。”

落罂站在两位男人身后,呵呵一笑,“怎么不必?”

“赤蛊蛛、五毒掌。诚然,这些毒招在整个江湖都是大名鼎鼎,”无季道,“但是,在九州即将迎来的腥风血雨中,这些还远远不够看。”

“腥风血雨?不够看?”林冲怒极反笑,“我看你这家伙也只会嘴上说说了。”他双手合十,张开狠狠拍了一掌,草地上的赤蛊蛛很快便被这一掌激起,无数只毛茸茸的蛛腿行进地越发迅疾。可无季却只是站在原地,神色无动于衷。

“我的赤蛊蛛可是由我亲自炼出的蛊所养,”林冲见他不避,咧嘴狞笑道,“无季阁下,你可要小心了,若是被它们咬上一口,就算是阎王爷也救不回你——当然,我身上的解药除外。”

赤蛊蛛行动极快,很快便顺着无季的脚爬上了他的身体,但无季却依旧是不发一言,一动不动。林冲的怒目狠狠地瞪着他,落罂站在身旁,却是神色一变,“等等,哪里好像有些不对!”

“林冲,让蜘蛛撤开!”落云钟突然走上前几步,径直走到了无季的跟前,他静静地观察着面前的白衣青年,接着,他伸出手在面前猛地一挥。下一秒,无季的身影突然从原地消失了,空中飘飘扬扬,落下了几片带血的枯叶。

“什么?”林冲大惊,“这是——”

“这是一叶障目术,”落云钟开口,声音沉沉道,“我们被骗了。”

“他的真身在哪?”落罂道。

“估计已经离开一段距离了,”落云钟弯下腰,拾起那片枯叶,“一叶障目术并不多见,据我所知,整个江湖知道其奥义的除开护国天师和李禅伊,便只剩下隐居山野的刘家后人,这位无季作为李禅伊的徒弟,仅仅通过三日便将这幻术精进到如此地步,着实是不简单。”

“确实不简单。”张干道。

“叔父,既然如此,我们现在怎么办?”落罂扭头问道。

落云钟望着远处,接着回过头,叹道:“走吧,我们回去。”

“回去?”林冲惊讶道,“落大人,我们真就这么离开?不追上他,也不去找张怺瑶?”

“不去,”落云钟道,“并且,我想我们似乎从一开始就弄错要杀的人了。”

*

“方公子,我们到底在往哪逃?”许少松喊道。

“还能是哪,当然是镇上。”方天齐背着雁离,气喘吁吁道,“张兄,你真的确定无季兄会赶上来?”

“他到底能不能赶上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谢阳抿着嘴,似乎是在思考些什么。三人又跑了一会后,他突然抬起手,拦住了原本还在向前跑的方天齐,轻喝道,“此处应该已经够远了,停下吧。”

许少松和方天齐闻声停下了脚步。许少松道:“我们现在停下,是为了等无季?”

“不是,”谢阳沉着脸,“我们之所以停下,是因为现在还不能回镇上。”

“为何不能?”许少松反驳道,“到了镇上,雁家的人就可以接应我们,即使天下如织的人埋伏在那里也没关系。”

“我看你是真的不明白情况的严重性,”谢阳冷笑出声,他转过头,猛地盯着许少松的眼睛,“告诉我!百家宴上雁离带来的那群下属到底是什么人?”

“张兄,”方天齐站在一旁,有些忐忑道,“你怎么了,为何突然这样激动?”

“这个问题你之前就问过,”许少松目光冷冷地迎上谢阳的双眼,“我的师父已经说了,我们不知道!”

谢阳漆黑的眼睛看着他,重重地吸着气,“你们甚至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又为何要让他们与你们同行?”

“这个问题师父之前也回答过了,”许少松不耐道,“因为那是太子殿下的命令!我们现在前后受敌,你干嘛要突然问这些?”

“因为这个问题很重要,”谢阳一字一顿道,“那个神棍方才在山洞告诉了我一些事,我原本不是太在意你们带来的那些杀手的身份,但我现在必须知道了。”

方天齐困惑道:“等等,无季兄到底和你说了什么?”

“现在已经没时间解释了。”谢阳突然喝道,“好,既然如此,告诉我首安太子具体是用什么方式传达命令的?信鸽?使者?还是别的?”

许少松和方天齐皆是一愣,他们齐齐盯着谢阳的脸,只见他的神情此时显得竟是罕见地透出几分烦躁与焦虑,焦虑之余,又带着一丝压抑着的怒气。

片刻后,许少松缓缓道:“是信函。”

“信函?”谢阳重复。

“太子殿下写了一份信函,托一个黑衣人将它带给师父,让他带上那群我们不知道身份的人一起行动。”许少松道。

“等等,”方天齐叫道,“可是,如果是信函的话,岂不是很好伪造?”

“不可能,”许少松坚定地摇摇头,“信函上画有殿下和雁家联络的专属秘符,那个秘符除开师父和太子,没有人知道,且每次师父外出任务前,和殿下约定好的秘符都会改变,所以,师父和我才会相信那封信函。”

“这——”方天齐一愣,接着挠挠头,“好像确实……”

“那有没有可能是信函本身内容遭到修改呢?”谢阳猛地抬头问道。

“也不可能。”许少松摇摇头,“太子殿下的字迹难以立马仿造是其一,其二便是,殿下送给我们的信函纸张大小永远是和信函内容的长度吻合,绝不会留出空白。此外,那封信函也完全没有修改过的痕迹。”

“送信的人呢?”谢阳继续道,“信函经他之手,你确定那个人没有问题?”

“送信之人乃是太子殿下亲自委派,绝对可以信任,”许少松叹道,“在收信的时候,我们还不知道那人是不是一开始太子委托的人,但是我们可以肯定,如若那个最初被委托的人遭到意外,殿下定能第一时间知道。”

“第一时间知道?”方天齐惑道。

“第一时间知道。”许少松看着谢阳和方天齐的眼睛,笃定地道。

“我明白了,”谢阳沉默片刻,缓缓道,“你的意思也就是说,那封信没有问题,而你们让那群杀手和雁家一同行动,也完完全全是出自太子的指令?”

“不错。”许少松颔首,淡淡道,“张公子,你还有别的疑问么?”

谢阳低下头,凝视着躺在地上的雁离,“没有了。”

说这句话的同时,他的大脑仿佛嗡嗡作响,回荡着不久前当他问无季此行凶手身份时,无季说过的一句话。

“还能在哪,自然是在首安的皇宫中。”

PS:感谢不知名小伙伴送出的5张月票。最近真的贼忙,要期末了,我会努力更新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神级进化:从一株草开始无敌两界穿梭门在点家文里女装树洞,我是抱错的QwQ快穿之炮灰的开挂人生我的前夫是总裁大人苍生道歌女神的超级赘婿攻心为上:穆少诱妻成瘾重生之日本努力家
相邻小说
我在聊斋当法海万界最强老公废土行者符界之主总裁爹地霸气宠冥瞳使者重生之平庸史莱姆在日本当反派抱着母鸡来修仙绝世神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