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饭团探书移动版

m.fantuantanshu.com

罗网如织危密布(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你是想说,安排这一切的人的确是宫中的人,但却不是皇帝?”谢阳道。

无季道:“不错。”

谢阳死死地盯着无季看了几秒,突然冷声一笑,“无论如何,那人若是来自宫中,必然是位高权重,那么这件事,便善了不得。”

“怎么,你开始为自己担心了?”无季也笑了笑。

“不,”谢阳摇摇头,他转过脸,深深地看了无季一眼,“我是想说,你这次,恐怕真的逃不了了。”

“张兄,”无季沉默片刻,突然道,“有一件事,我从很久前就想问你了。”

“什么事?”

无季道:“还记得么,从云雾卦中离开后的那一个晚上,你和方公子分别做了一个梦。张兄,那天晚上,你梦见了什么?”

谢阳神情微微一变,“你为何要突然问这事?”

“趁此机会,周围并无旁人打断,”无季微微一笑,“你若愿意告诉我,我说不定可以帮你解读一二。”

谢阳笑了笑,“区区一个梦,我还需要别人帮忙解读?”

“那就看你自己了。”无季神色平静道。

谢阳听了这话,微微一愣,随即垂下眼,过了片刻,他淡淡道:“我不是说过么?我和方天齐一样,在梦中将九阴山中那三个卦像里的事重新经历了一遍,只不过,在我的梦中,卦像中的人全部都死去了。”

“是所有人都死了?”无季确认般地道,“在第一个卦像中,那整个村庄的人都死了?在第二个卦像中,悬崖旁的四人全部死了?在第三个——”

“不错,”谢阳打断,“死了,所有人都死了。”

无季突然不说话了,他瞥了谢阳一眼,接着轻声道:“张兄,谈起那个梦时,你的情绪,似乎很激动?”

谢阳的神色蓦地一变,他冷笑道:“你若如此认为,那便是吧。”

“张兄,”无季突然叹了口气,“有两件事,非常重要,我想现在就和你说清楚。”

谢阳抬眼瞥了他一眼,无季说这句话时,语气似乎不再像以往那般漫不经心,而是带着股罕见的凝重之感,他道,“什么事?”

无季轻声道,“事先说好,这两件事,全部与李禅伊有关。”

数日来,谢阳与无季一路顺着咏怀江畔行至南露镇,路上话说的不多,关于无季在九州天阵中所见更是聊得少之又少。若说方才无季的前一句话使谢阳打起了八分的专注,那么现在这一句话便瞬间使他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谢阳几乎是有些震惊地盯着无季看了几秒,接着缓缓道:“具体是哪两件事,你说吧。”

“第一件事,”无季道,“我入九州天阵,在阵中心见到了李禅伊,他不仅传授了我自身一生习得的功法领悟,还告诉了我一件事、交给了我一个任务。”

“什么事?什么任务?”

“他告诉我的事便是:正月十五的血月并非正常天象,而是由人所为,此天象绝非良兆,若是 不加阻止,定会酿成灾祸,牵扯九州命运。”

“血月是由人所为?”谢阳重复,接着笑了笑,“这话倒是有意思。既然如此,李禅伊交给你的任务,莫非是让你去调查并阻止此事?”

“算是,但也不止,”无季竟是摇摇头,“李前辈交给我的任务,是让我找一个人,让那个人去阻止血月的阴谋。”

“哦?那人是谁?”谢阳道。

无季微微一笑,“我虽不知那人是谁,但逢人只要用通禅术望一眼,便知那人是不是我要找的人。”

“这样不久相当于在茫茫人海捞针?”谢阳皱眉道。

“若要在整个九州的无数人里捞针,必是很不实际,”无季道,“不过,除此之外,李前辈还给了我另一个提示。”

“什么提示?”

无季浅色的眼珠盯着谢阳,似笑非笑道,“他告诉我,我要找的那个人,是原本认识他的人。”

谢阳一听这话,神色顿时变得有些微妙。

“呵呵,”过了两秒,他淡淡一笑,“李禅伊身为江湖第一高手,生前曾和无数人交手,也与无数人相识,你这个提示,似乎也不怎么有用。”

“张兄,”无季道,“其实,还有一个问题,我也很想问你。

谢阳道:“想问便问。”

“好,”无季顿了顿,接着幽幽道,“你是不是早就认识李禅伊了?”

谢阳道:“为何这么问?”

“很简单,”无季悠悠道,“每次我们在谈论起和他相关的事,你的态度似乎都会显得很奇怪,无论是在听说九州天阵被破时,还是在谈论和通禅术相关的话题时。”

谢阳一顿,接着好笑似地道:“有么?”

“有。”无季神色平静地凝视他片刻,接着轻巧一笑,“当初我们在九州天阵的瘴气旁见面时,张兄你听闻九州天阵被破,神色有一瞬变得十分难看;和方公子在杨柳镇的酒馆中听领桌人谈论通禅术时,你甚至气的直接将手中的杯子捏碎了。”

谢阳面色一沉,“那只是我手滑。”

“哦?是么?”无季深深地看了谢阳一眼,“我看未必。”

谢阳听了这话,冷声一笑,他双手交叉,抱在胸前道:“所以,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我有一个猜测,”无季悠悠道,“当我第一次碰上你和你的随从时,你分明是在赶往九州天阵入口的路上,我想,若是我们没有遇上,你原本的计划,应该就是杀进九州天阵。”

“呵呵,不错,”谢阳轻声一笑,“所以呢?想要入阵的人无数,多我一个又如何?”

“不会如何,”无季轻笑,“我只是突然想到,李禅伊曾经在阵中和我说过一句话。”

“什么话?”

“当我初见到他时,他和我说,设下那座九州天阵的原因,十之一二是为了考验江湖后辈,另外的十分之七,只是为了等一个人。”无季看着谢阳,如有所指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神级进化:从一株草开始无敌两界穿梭门在点家文里女装树洞,我是抱错的QwQ快穿之炮灰的开挂人生我的前夫是总裁大人苍生道歌女神的超级赘婿攻心为上:穆少诱妻成瘾重生之日本努力家
相邻小说
我在聊斋当法海万界最强老公废土行者符界之主总裁爹地霸气宠冥瞳使者重生之平庸史莱姆在日本当反派抱着母鸡来修仙绝世神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