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饭团探书移动版

m.fantuantanshu.com

困窘虽离险未除(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此话一出,几人顿时陷入了一片沉默。

半晌后,方天齐声音有些发颤道:“无季兄,既然你说那位飞镖客先前还在酒馆里,那现在,他又在哪?”

“不知道,”无季摇摇头,“只是,他似乎并未进入暗道。”

“可我分明记得,当时我在酒馆,也没有看见任何可疑的人。”谢阳缓缓道。

无季若有所思道,“若是这样,那么他说不定是潜进镇上了。”说完这话,他淡淡看了许少松一眼,“既然镇上有天下如织的人,那你如今还想回去么?”

“南露镇自有我们雁家的人接应,”许少松梗着脖子,“用不着你操心!”

“你真的能确定,接应的都是你们雁家自己的人?”谢阳瞥了他一眼,语带讥讽。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许少松怒道。

谢阳冷冷地迎上他的目光,“至少,百家宴上的那些黑衣人就并不来自雁家,不是么?”

“什么?你——”

许少松一听这话,目光顿时一滞,似乎是被戳到了某个痛处。他咬着牙,一时未有言语,无季扫视了一圈四周,“这里的环境不错,今夜,我们就先在这里歇下吧。”

许少松抬头,“可是——”

“我给你的师父吃下保命的丹药,可即便如此,我也不能保证在回南露镇的一个时辰里雁大人的身体不会出意外。”无季凉凉地看了许少松一眼,“既然如此,我们还不如在此休整片刻,以你师父的体质,只是静养,完全撑得住一个晚上。”

“你确定?”许少松死死地盯着无季道。

“是。”

“好吧,”许少松顿了顿,终于松口道,他目光担忧地看了眼昏迷的雁离,接着道:“这林子里太冷了,我去找些木柴。”

“我也去吧。”方天齐闻言也站起身,小心地将背上的雁离卸下来,看了眼无季道,“无季兄,他——就暂时交给你了?”

无季点点头,“好。”

方天齐和许少松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谢阳和无季的视野里。

谢阳看着躺在地上的雁离,默默起身在附近找了一些干草,铺在了地面上,再缓缓将雁离挪到了干草堆上。在他做这些的过程中,无季则找了个角落默默地坐下,又一次闭上了眼睛。

谢阳暂时安顿好雁离,瞥了眼无季,道:“如果我是你,我现在会立马逃。”

无季睁开双眼,“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谢阳冷笑一声,“逃离这片林子,再顺带离南露镇也远些,来抓你的这些实力不简单,即使是你,也没办法留下来与他们抗衡。”

谢阳原以为按照无季的性子,听了这话后要么态度不置可否,要么会直接开口反驳,可是他却是眼睛都未眨一下,不急不缓道:“那你说,我该往哪逃?”

“什么往哪逃?”谢阳反问,“九州偌大,逃往哪里,还需要我建议你么?”

“那又为何要逃?”无季接着道。

谢阳一顿,“自然是因为你身份特殊,如今已成为众矢之的,且现在来抓你的那批人背后可绝非善茬。”

“你知道他们背后的人是谁么?”无季抬眼看了谢阳一眼。

谢阳摇摇头,“我不能肯定,但是——”

无季突然叹了口气,打断了谢阳的话,“张兄,”他道,“其实,我已经知道是谁想抓住我了。”

谢阳一听这话,先是一愣,他看着无季的脸,半晌后,他缓缓道:“我明白了,看样子,你似乎并不打算离开。”

“张兄,”无季幽幽转过头,看了谢阳一眼,“你不问我,这次事件幕后的人,到底是谁?”

“我不需要问你,”谢阳笑了笑,看了眼昏迷的雁离,“能如此设计抓你的,除开宫中那位,还能有谁呢?”

无季道:“宫中的哪位?”

“事到如今,我还需要特意说出他的身份么?”谢阳反问,“既然来自皇宫,那还能有谁,只能是皇帝。”

“不,”无季摇摇头,“张兄,你恐怕猜错了。”

谢阳一愣,“什么意思?”

“这次的事,背后那人多半不是天子,”无季轻飘飘笑了笑。

“那是谁?”

“是我马上要与之交锋的人。”无季道。

谢阳皱起眉,微微不耐道:“事到如今,你还要和人打哑谜?到底是谁?”

无季不为所动道:“我现在不告诉你,但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谢阳叹了口气,“你说你要马上与那人交锋,莫非是说那人就在南露镇这一带?”

无季摇摇头:“不是。”

“那你说,那人现在在哪?”谢阳好笑似地道。

“还能在哪,”无季顿了顿,“自然是在首安的皇宫中。”

PS:为好友做章推!推荐大家去瞅瞅阿飞同学的《折剑长歌》!是一本十分优秀,情节刻画到位的神州文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神级进化:从一株草开始无敌两界穿梭门在点家文里女装树洞,我是抱错的QwQ快穿之炮灰的开挂人生我的前夫是总裁大人苍生道歌女神的超级赘婿攻心为上:穆少诱妻成瘾重生之日本努力家
相邻小说
我在聊斋当法海万界最强老公废土行者符界之主总裁爹地霸气宠冥瞳使者重生之平庸史莱姆在日本当反派抱着母鸡来修仙绝世神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