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饭团探书移动版

m.fantuantanshu.com

滴血飘零幻象解(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那一刻,时间仿佛变得无比慢,蝙蝠的刀光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形,而就在雁离看见那逼近至眼前的刀光时,他的目光蓦地停滞了。

与此同时,他的前胸突然传来一阵异样的感觉——

“师父!”许少松吼道。

在他的身旁,方天齐此刻早已是瞪大了眼睛,眼神中充满不可置信和恐惧,而无季则微微低下头,一时让人不辨神色,一边发出一阵若有若无的叹息声。

雁离感到自己的前胸传来了一阵异样的感觉,那种感觉既冰冷,又炽热,仿佛有带着寒气的岩浆从自己的胸前涌现,下一秒,他突然感到脚步一轻,整个人向后倒去。

“师父!”许少松一个健步上前,接住了即将倒下的雁离。他睁大眼睛,很快便发现雁离胸前的一副此时正一片濡湿,鲜血顺着他的身体滴滴答答地落下,打在了地穴中冰冷的地面上。

“哎……”酿酒师摇了摇头,嘴角却是向上一撇。

蝙蝠道:“结束了。”

“咳!咳咳!”他话音刚落,倒在许少松怀里的雁离突然猛地咳嗽了数声,许少松身子一颤,忙叫道:“师父!你还好么?”

“放心,”雁离突然用双手撑住地面,“为——为师没——”然而,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完,一只手却突然按住了雁离撑地的双手。

只见无季不知何时已经站起,他目光沉稳,低头捏了捏雁离手腕上的静脉,接着叹道:“有事,你师父受了重伤,雁大人,我劝你还是不要乱动了。”

“重伤?”许少松焦急地重复。

“若是不及时得到治疗,你师父会死。”无季低声道,接着微微摇了摇头。

“在这地穴里,没人能救你。”蝙蝠站在四人对面,冷声道。

“大夫,我们得给师父找大夫!”许少松急道,“必须马上回地面去!”

方天齐微微一愣,“可是——”

“快来不及了!”许少松打断道,他看着方天齐,“帮我看着师父!”

方天齐赶忙伸手接住了雁离,与此同时,许少松蓦地站起身。他双目对着蝙蝠,眼中透出前所未有的愤怒,上前走了几步,接着,他抬起手,猛地从自己的背后拔出了追宏剑。

在他拔剑的同时,地穴中猛地发出了一阵剑鞘与金属摩擦的清脆声响,追宏巨剑出鞘的时候,甚至伴随着一阵红光,愈发衬出他眼中的熊熊怒火。

蝙蝠和酿酒师见状,目光皆是微微一顿。

沉默片刻后,酿酒师突然摇摇头,“哎,可惜了,”他遗憾道,“这个少年,我对付不了,蝙蝠,他就还是交给你了。”

蝙蝠眉毛微微一蹙,若有所思地看了许少松手中的红色巨剑片刻,接着轻笑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追宏巨剑么?倒的确是配得上它的名号。”

“你最好给我让开,”许少松并不回应蝙蝠的话,而是将剑抬起,低声喝道。然而蝙蝠站在对面,却依旧是不为所动。

“就算你手中有追宏剑,我也不怕你。”他淡淡地说道。

许少松道:“你尽可以来试试。”

“呵呵,”蝙蝠冷笑两声,自顾自道:“你知道我为何不怕你么。”

说完这话,他停顿片刻,见许少松并无回应,便继续道:“我不怕你,是因为你虽拿着许家的追宏剑,却根本算不上是真正的许家人。”

许少松一听这话,握着剑柄的手微微一紧,“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意思便是,我知道你根本不会真正使用这把剑,”蝙蝠嘲讽地一笑,“许家追宏剑上传承有剑法无数,但我可以打赌,如今的你,一样都不会!”

“等等,我有些不懂,”一旁的方天齐忍不住道,“为何你能这么肯定?”

蝙蝠微微一笑,他盯着许少松道:“你可知道,为何酿酒师的梅花酿,只有你的父亲喝下后会发疯?”

许少松神情一滞,“你说什——”

“那是因为,只有你的父亲修习了许氏的剑法,”蝙蝠语气冷酷道,“而你方才喝下酿酒师的酒却毫无反应,我便已经知道你对于手中的这把剑根本就是一无所知了。”

“呵呵,”许少松原本低着头,听了这话,突然将头抬起,目光锋利道,“你怎么知道,许氏的剑法,我就完全不会?”

“你真的会么?”蝙蝠挑挑眉。

“当然。”许少松语气沉沉道,一边说着这话,他一边双手握剑,下定了决心似地,深吸了一口气——

*

酒馆里。

谢阳从二楼跃下时,与其一同掉落的还一堆腐烂的木板以及一声巨大的声响。酒馆一楼的人原本还在收拾着桌椅,听到这阵动静,皆是一愣。

下一秒,便见一个衣服杂乱地青年从天而降,脸与胳膊上还沾满了黑色的血迹。

那些个此时还留在酒馆的人大多都是些杂役,手中拿着扫帚,见到这一幕,一时竟是与谢阳大眼瞪小眼了好一阵。谢阳缓缓站起很,随手用自己衣服上的一块布料将胳膊上的伤口包扎一番,待他抬起头时,那些杂役中终于有人反映了过来,高声道:“他是张怺瑶,不要让他跑——”

“闭嘴!”谢阳骂道,一腿便将那人踢到了一边。

正巧此时酒馆大门紧闭,外边的人短时间倒也看不出里边的端倪。那些杂役见一人被踢倒,手中拿扫帚的拿扫帚,拿拖把的拿拖把,一个个皆是冲着谢阳缓缓围了过来,然而靠近到离他三米远时,却又全部脚步一顿。

只见此时谢阳站在他们面前,个子挺拔,眉眼锐利,满身血迹,一时整个人全身上下竟是透出了一股罕有的杀气与戾气。那些人仿佛被他震慑住一般,开始在原地踌躇。谢阳见状,冷冷一笑,道:“店里就剩你们这些人了?”

那些人皆是保持着沉默,一个声音突然在谢阳上方道,“的确,店里就剩他们这些人了。”

李千铎站在二楼,透过地板上的洞向下一望,跟着跳了下来,面无表情道:“张公子,方才真是厉害,这个赌,是你赢了。”

谢阳轻声一笑,“既然如此,你可得遵守承诺。”

“放心吧,我会的,”李千铎道,“我答应过,只要你能活下来,今日便不对你出手,而且,店里剩下的这群人都是些组织里打下手的杂役,并不会什么武功,同样也拦不住你,张公子,你现在想去哪,便去哪吧。”

谢阳一听这话,觉得有趣似地点了点头,“好,够意思。”

“不过,”李千铎突然道,“就算你赢了赌注,也仅仅是我一人不会拦你而已。”

“什么意思?”谢阳眉毛一挑,而当他这话话音刚落,酒馆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打开了。“意思便是,就算张公子赢了李千铎,但还得过我们这一关。”一个女声柔柔地道。

一时之间,黄昏的阳光就这么照了进来,谢阳定睛一看,只见酒馆的门口此时正站着一对男女,正是欧阳松和张芷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神级进化:从一株草开始无敌两界穿梭门在点家文里女装树洞,我是抱错的QwQ快穿之炮灰的开挂人生我的前夫是总裁大人苍生道歌女神的超级赘婿攻心为上:穆少诱妻成瘾重生之日本努力家
相邻小说
我在聊斋当法海万界最强老公废土行者符界之主总裁爹地霸气宠冥瞳使者重生之平庸史莱姆在日本当反派抱着母鸡来修仙绝世神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