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饭团探书移动版

m.fantuantanshu.com

第四百一十九章 锋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少爷,这次可是去勤王,建奴可不是闹着玩的,去北地那么远的地方,还不知道好不好留船。”

“留什么船,打个建奴而已。”桐城分守道分司,史可法还在后堂议事,庞雨带着庞丁在大堂等候,他伸出一根指头满不在乎的道,“崇祯二年之后,入口不会超过两月,我们尽快赶到徐州,就

在徐州观望,等建奴退兵的时候派骑兵去斩几个人头来,塘报一发任务便完成,不会和建奴大军交战。”

“万一那些军门非要咱们去打呢?”

“老子手握重兵,现在哪个军门能非要我怎样。”庞雨朝后衙看一眼低声道,“等到贴票用起来,老子根本不看别人脸色。”

庞丁眼珠转转,“那船就不留了?”“船怎么能不留,不然到处都清江缺船的时候,我派一哨水师去勤王作甚。” 庞雨一掌拍下去,抓过庞丁凑在耳边,“说是一哨其实就五艘船,你以为真能运啥

给养,老子在徐州都存好粮的,还是保命去的。这几艘船的行止你得调度好了,不要离我的地方太远,逃命才用得上,你以为建奴是闹着玩的。”

庞丁摸摸脑袋,“那北地我又没去过,怎生知道何处最近。”

“所以你得挑些走熟漕运的船,还有在徐州找些拉纤的人,他们在陆上往返,知道哪里最近。这几艘船你亲自调度,别人我不放心。”

“那少爷想几时出发?”庞雨放开他,“马上就要走,建奴九月二十二入边,消息传过来现在已经半月,桐城至京师二千三百九十七里,带着亲兵司混合行军,不会超过四十里,不间断行军就是六十天,到京师时建奴已经出边了。只能本官带骑兵先行,按赞画司制定的行军计划,骑兵每天行军六十里,从桐城到徐州也需要约二十天,这已经是一个月又五天,建奴此时应当在北直隶靠南一点,也就是保定府和河间府两地,正抢得高兴。我们就要继续行军穿过山东,是骑兵从徐州先行,大致每日行军六十里,也要十三天至德州,休整两日后就是一个月又二十天,清军应当正在从河间府一带北返,德州距离河间府城二百七十里,清军带着抢掠所得的钱财子女,行

军定然迟缓,我们追快一些刚好赶上他们队尾,所以时间刚刚好,一点也不能再耽搁。”

“那少爷你带着亲兵司的步兵作甚?”“赞画司也这么问的,不过少爷我不会告诉他们是保命用的,万一建奴抢高兴了,多留十天半个月的,我那点骑兵不够人家塞牙缝的,徐愣子这般的往那里一站,不比几个哨骑稳妥,亲兵司总要带在身边,不然叫什么亲兵司。” 庞雨偏头想想道,“亲兵司按每日四十里行军,到徐州也三十天上下,再到德州又二十天,这

还不算休整,等他们到了河间府,建奴早走了,去了也打不到什么仗,但还是带着好,就当做是长途行军操练。”分守道分司的大堂里面乱哄哄的,两千多里外的清军入边,让大半个大明朝都震动了。庞丁往后看了一眼,史可法还未出来,低声对着庞雨道,“少爷你每次打仗

,那计划就没顺遂过,这次可是打建奴,我总觉着哪里不对,要不就在徐州做个样子,不必再往北走了。”

庞雨摇摇头,“那可不行,咱们在大江抢码头、清江、发贴票,闹出这么大动静来,免不得得罪一大帮人,要是没点战绩傍身,朝廷会惯着咱们?”

“那……南直隶这许多兵马,就咱们勤王去么?”

“还有呢,这不来了。”庞丁朝大门一看,只见许自强形色匆匆,他一进大堂抬眼就看到庞雨,脸上顿时一喜,当下大手一挥让家丁退开,鹰视狼顾的走上大堂,一把抓住了庞雨的手臂

,拖着就往旁边的幕友房进走去。庞雨还未回过神来就已经到了门口,许自强探头进去一看,里面幕友没在,这才停在门口,回头过来时满面愁容,他两手抓住庞雨胳膊哭道,“庞贤弟啊,这次你

我可千万要走在一道,万不敢分兵,那可是十万建奴啊!”

庞雨连忙道,“大哥勿担忧,兄弟也有此意,我们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定要那建奴好看。”许自强原本脸色稍霁,一听到后面两句顿时又紧张起来,“贤弟万不可如此想,你是少年人,以往那些年打仗的事许是没听过,但凡往辽东去的将官,光总兵就是

几十,不论在他处如何能征惯战,只要一遇上建奴便掉了脑袋,都打死了啊。”

“原来如此,那兄长说如何是好?”“我们拖!”许自强咬牙切齿,“若是非要叫咱们勤王,一会史道台只要敢提勤王,我就敢要开拔银子,打建奴不比流寇,安家银是不是还得给,路上的行粮筹措

不易,人家城门都不开,也要送到营中才走,还有拖带行粮的马骡,某今日就是来要本色的。”

“那到底问史道台要多少银子?”

“开拔银每兵至少十两,安家银十两,不,二十两,这便是九万两了,再来是啥,三个月的行粮,每兵按二斤计,每日六千斤,三个月的便是,便是……”

庞雨忙补充道,“五十四万斤。”

“对,五十四万斤,十月、十二月可要多两天,再加一万二千斤。”许自强自语道,“就是这个、这个。”

“五十五万二千斤,小弟提议大哥取个整数,免得史道台记错了。”“便依贤弟的,五十五万斤,草料就不去算他,折银也成。还得把今年欠我的本色折色一万多补齐。”许自强突然压低声音,“大哥告诉你个窍门,这建奴从崇祯

二年过后,每次入边来最多也便是两月多,等史道台把这些钱粮凑齐,那建奴早就出边了。”

庞雨有点惊讶的看着许自强,这位总镇大哥练兵打仗毫不用心,但竟然仔细研究过建奴的战例,得出了跟自己一样的结论,看起来这些大明将官并非不聪明。许自强看到庞雨的表情,颇有些得意的道,“哥哥是信得过你才告诉你,此事贤弟万勿外传,否则那些上官得了底细,这钱粮给的就不痛快了。咱们这趟不但要把今年逋欠的钱粮拿到,把明年的钱粮也拿足了。这次咱们可先说好,到手的钱粮不退就都不退,谁也别松口,哥哥一言九鼎,贤弟你定要信我,那建奴嘛,留给

北兵去打,……”

“兄弟我不怕建奴!”庞雨突然提高音调,许自强愕然看着庞雨,眼角突然看到史可法的身影出现在堂后,后面还跟着杨尔铭。

“这,不怕……”许自强赶紧在头脑中组织语言,因事出仓促,口号还未成型,刚有点头绪,庞雨已经又大喊一声打断。

“任他十万建奴又如何,我大明天下何止亿万,只要人人奋勇,定要让建奴有来无回!”

许自强思路被扰乱,眼看着史可法走上堂来,还没组织起有力的口号。

黑瘦的史可法来到堂上赞道,“庞将军不愧威震大江的名将。”

庞雨此时才愕然转头,似乎刚发现史可法到来,赶紧施礼道,“下官方才与许总镇商议勤王之事,心情一时激荡,若有张狂还请大人勿怪。”

史可法大度的摆摆手,“本官何尝不是如此,惊闻建奴再度犯边,恨不能身有双翼,一日间便能抵边墙捍卫神京。”

许自强此时才回过神,赶紧接话道,“下官也是如此想的。”史可法勉励的点点头,“建奴自青山口、墙子岭两路入边,此番来势汹汹,是朝着京师去的,狼子野心殊为歹毒,若是各处兵马都如二位将军一般,何愁建奴不灭

。”许自强马上又道,“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总是先有预备的好,此去勤王不下两千里地,器械钱粮都不是小数,仓促之间筹集不易,为免上次般局促,下官议请

先发下钱粮以定军心。”许自强说完连给庞雨打眼色,旁边的杨尔铭原本正跟庞雨颔首致意,听到钱粮二字脸色一沉,庞雨心头有点好笑,这个少年当了几年县令,虽然长高了一些,但神态之间已经磨成了个小老头,想来桐城驻军日增,他光是保本色就已经费了不少精神,现在要说勤王,肯定就近在安庆筹集钱粮,桐城又是最近的地方,相当

于凭空新增一大笔支出。史可法自然也知道安庆的供应能力,果然有点为难道,“许总镇言之成理,只是兵部已令宣大、山西、辽镇勤王,却未调动我应天兵马,本官虽急切,仍需等兵部

令信,钱粮之事本官自会禀明,请张军门定夺。”

只听庞雨突然暴喝道,“建奴入犯神京,警讯就是军令!”史可法几人都愕然看着他,只见庞雨满脸激愤,“以建奴之凶残,北直隶已然生灵涂炭,千万百姓切盼,能多一支兵马就多一分胜算,我辈读书练武所为何事,便是杀贼报国,危难之际岂能坐视,此间不是谈钱粮的时候,是看臣子的忠心,看武人的良心之际,下官跟道台大人一般,只恨身无双翼,但这心中的急切实在忍

不得,又没有大人这般养心的修为,即便无钱无粮,下官也要即刻带着安庆兵马勤王。”

许自强嘴巴张得大大的,他没见过庞雨在桐城县衙的表演,从未想过他还能说出这般话来,把勤王跟忠心良心联系在一起,又说不要钱粮,就看谁还敢来阻止。史可法也一脸茫然,入寇的消息来得急,他事先没有预计,此时还在等张国维的命令,这是去打建奴,他预料中没有那个将官会痛快的去,不免一番扯皮,方才

在后堂时还在担心调动谁去,现在庞雨已经主动请缨,但时机又让他为难。

“这,从桐城出去便是凤督汛地,这贸然去了……”庞雨声调又降下来,“下官暂领的是剿寇兵马,本就应援各地,凤阳亦是熊总理辖区,朱军门断无介意的道理,甚或他正在准备勤王,盼着咱们去呢,上次张军门

亦是自请勤王,此番定然也是如此,为免误了张军门的行期,下官自请作个锋锐先行,请道台大人准允!”杨尔铭偷眼去看庞雨,他久在桐城,庞雨以前在县衙的事迹都听过,此时听庞雨说话,先抬出皇帝和百姓,现在又抬出张国维来,上次就是朱大典抢先勤王,逼

得张国维只能跟随,这次若因为阻拦而再次落后,就是史可法的责任。

此时的史可法跟许自强一般,已经呆在堂中。

……

桐城北峡关,这里从安庆通往北方的要道,庞雨第一次带兵出战的地方。

此时已经有部分骑兵驻扎,只等出发的军令,辎重队的马车仍在南边的官道上连绵不绝赶来。杨光第骑着马在北墙外的官道上慢跑,他靠腿站在马镫上,双手都没有抓缰绳,左手中抓了一把骑弓,双腿随着坐骑大火的奔跑起伏,保持着平稳的姿态,靠身

体重心的变化控制着马速。

跑过一圈回来,穿过大开的城门进入关内,一群游骑站在街边齐声喝彩,杨光第跳下马来,对着迎来的队友兴奋的道,“余二哥,你看我这骑得可行?”“这马看是练熟了,再稳些就能射箭了,骑射考核过了加五钱月饷,是庞大人定的,就是臂力还得练,你的箭只远不深,准头也不够,根还是臂力不足,骑射更难

射得死人。”

杨光第有点泄气,回头摸着大火的脖子拍了几下,至少也是有进步的,这个游骑旗队里面只有他最瘦,力气确实也不如别人。

街道另外一头一阵欢呼,众游骑兵转头去看,只见是一群赤膊的炮兵,围着一门小炮在闹着什么。

杨光第看着那边道,“那个咱们千总的骑炮兵把总,听说是工坊来的,人家读过书的,只要是炮上面的他都能修。”“炮管炸了我不信他能修。”余二哥撇撇嘴,但没有继续说啥,杨光第知道这个余二哥看不起其他兵种,也看不起其他骑兵,就连游骑旗队里面也不是每个都看着

顺眼,但唯独从不骂炮兵。

再往那边看了一眼,只见那个工坊来的把总也打个赤膊,军中不作战的时候可以喝酒,杨光第经常看到他端个大碗在喝,一点不像个读书人的模样。

一个骑手从炮兵身边跑过,杨光第仔细一看正是自家的旗总,手中还提着什么东西。

众人纷纷躲开让开路面,果然旗总到了近处也不勒马,直接从马背上跳下来,空的坐骑直往前冲去。

旗总看也不看马匹,朝着一群游骑兵道,“武学的火器试验队发下些火枪来,非要让各部都用,说是兵房的命令,老子只能领了一支来,你们谁要用?”

杨光第探头看过去,只见是一支细长的火铳,龙头上还夹着一段火绳。

众人都不说话,火枪在军中名声不好,听说经常炸膛伤人,其他官兵都不想用,杨光第见大家都不要,自然也不吭声。

“你娘的都不要是不是?”旗总扫了一眼,“上次弓箭考核最后一名是谁?”

众人的眼光齐刷刷的看向杨光第,杨光第还没回过神来,火铳已经飞到面前,当下赶紧接住,接着又飞过来一个布袋,接住一看布袋还分成了三段。“那试验队的说了,这枪比弓箭远比弓箭准,给你用了,路上教你打放。”旗总说完的时候,他的坐骑自己跑了回来,旗总拉住缰绳飞身上马,朝着众人吼道,“

接陈千总将令,游骑旗队即刻出北峡关,往庐州哨探开路,就是去杀建奴。”

众人欢呼一声齐齐上马,杨光第手中拿了个多余的火铳,一时还没找到合适的安放处,最后一个才爬上马背。

刚刚坐好就听旗总大喝道,“游骑兵!”

杨光第跟众人一起齐声嚎叫,“踏白去!”旗总双手不抓马缰,高高站起在马镫上,身体微微前倾,坐骑缓缓加速,带头冲出了北峡关北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攻心为上:穆少诱妻成瘾树洞,我是抱错的QwQ两界穿梭门苍生道歌重生之日本努力家我的前夫是总裁大人快穿之炮灰的开挂人生神级进化:从一株草开始无敌在点家文里女装女神的超级赘婿
相邻小说
名校养成系统超级上门奶爸我是NBA守门员华娱从1998开始帝逆洪荒异界的特殊勇者传说道易天下网游之虚数傀儡师大梦生活LCK的唯一男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