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饭团探书移动版

m.fantuantanshu.com

第四百一十七章 瓦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第三旗二队的吴甲子、和第四旗十队的冯树两家打架,究因是吴甲子家里新养的鸭子把冯树家田里的田螺吃了,冯树说鸭子肉要分他一条腿,吴甲子不愿,就

此打将起来,吴甲子被打破了头,因归属两家总旗,还得请墩长大人判明。”潜山二号墩堡内,副墩长蒋倌正在对墩长汇报工作,谭癞子墩长仰卧在一架躺椅上,舒服的晃动着。这些俘虏劳动了一年的时间,墩堡比以前也大为改观,九百

多人按旗聚居,在以前被毁村落的原址上搭起了各种临时建筑,勤快的已经在修建房屋。墩堡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劳力,而且出乎谭癞子的预料,这些墩户里面什么人都有,不光是种地的,还有炒菜做饭的,有建房修屋的,有做漆器的,有做过买卖

的,涉及日常的各种需要都能找到人才。由于有人才,谭癞子的公房就变成了砖瓦房,隔壁训导的公房只有他这间的一半大,谭癞子在这里就是个土皇帝,比起以前的牙行生活是天壤之比,但每天要办

的事情也越来越多,好在这个蒋倌勤快,谭癞子倒也应付得来。摸出几颗黄豆放进嘴里,谭癞子嘎嘣嘎嘣的嚼了片刻后说道,“嗯,田螺既是冯树家的,要是吴甲子家的鸭不去吃,冯树可以自家抓来吃,田螺肉那也是肉,吴甲

子既然吃了冯家的肉,鸭子肉分给冯树一些也是应当的。”

蒋倌低声道,“谭大人,那吴甲子最会养鸭子,上次户房来考绩,招待典吏和书办的鸭子还是他家出的,大人你平日吃的鸡鸭,不少也是这吴甲子孝敬的。”谭癞子咕都一声,把口中残余的黄豆吞了下去,“如此,说明这吴甲子很明事理,他既是明事理的,那不问可知冯树就不占理。田螺上又没写名字,他冯树凭啥说

是他的,拿人还要拿脏,他又没拿到鸭子犯事的赃物,无凭无据的,再说这冯树有事不先报总旗,私下就去找人要东西,这叫做啥,叫做敲诈!”

“墩长大人英明,那这如何判处?”“冯树敲诈无疑,吴甲子又被打破了头,让吴甲子把冯树的头也打破便是,如此两下扯平,不许再作吵闹。只是那鸭子既惯了外出吃人家的田螺,说不得以后还要

去,总是吵闹也不好,让吴甲子要跟那鸭子好生教化一番,务必要说明白了。”“大人处事公正,小人感佩。”蒋倌翻看一下手中文册,“这里还有一项也是打架,第一旗十队郭汤圆家的鸡把蛋下到了第二旗二队的杨碧家窝棚外边,被杨家捡

去吃了又不愿赔,郭汤圆就把他家田坎挖了,漏了一半的水,因归属两家总旗,亦请墩长判明。”

“这郭汤圆孝敬过鸡没有?”

“这郭汤圆只养下蛋鸡,似乎没有孝敬过鸡来……蛋也没有。”谭癞子沉吟片刻,“哦,那就是不明事理,既如此他就不占理,鸡把蛋乱下本就不对,岂能还去挖人田坎,田坎是能随便挖的么,人家一年的生计就在田里。让郭汤圆把田坎补上,田里水补足,若是补不足,杨碧可以挖郭家的田坎,放到两边一样多,如此两下扯平。但庞大人说过啊,管事务必要从根上管,根上的因不除

,事就办不完,所以咱们得找着这根。”谭癞子站起身来,照着以前见过的那些船埠头模样,眉头紧锁背着手在公房里面走了两圈,每当从蒋倌面前经过,那蒋倌就恭敬的埋头躬身,这让谭癞子颇为自

得。

片刻后谭墩长停下来,肯定的对蒋倌道,“这桉子究其根源是因……那鸡是会走的。”

蒋倌一点都不犹豫的道,“大人说的是。”“它又不明白事理,这般到处走来走去的下蛋,今天去杨家下,明天去张家下,后天或许去了王家下,不免弄得屯堡里面纠葛四起,定然坏了民风,十分的不妥,谭爷我思虑再三。”谭癞子一时迟疑起来,,似乎是在处理一桩极度错综复杂的大桉,过了一会终于道,“那只惹事的鸡还是放在我这里稳妥,如此墩户间便少了

许多纷争。”

“大人体谅百姓,小人感佩。下一件堡中纠葛是五旗和四旗群殴之事,是因两旗之间有一处破砖房,两家都在给旗总建砖房,为了那些砖块起了争斗。”

“几百人怎么如此多事,旗总建什么砖房,新来的书手还住着泥胚房呢……那书手叫什么来着?”

“许由原,说是原来分派在骑兵哪个局里的文书官,在湖广路上老是生病跟不上队,办事又不得力,文书队那里考绩不好,此次回来便发派来了墩堡。”

“这不叫发派,到咱们墩堡那是高就。咱们还是说那些砖,那破砖房既是在五旗和四旗中间,那就两家都不归,都是墩堡的,他们有什么好争的。”蒋倌听了马上道,“这根就在那些砖上,为免两旗争执,还是搬来大人这里妥当。正好大人的住所还未修建,总住在直房中也不是个事。墩长大人以后定会高升,

娶来的夫人定是大家闺秀,住处绝对不能马虎了。”“?蒋副墩长说话办事的能耐便是比其他旗总要高,要说这住在住处本就不妥,人来人往的是吧,你方才都说了,以后本墩长成亲了怎办,媳妇就住在这公房里面不成?等这住的瓦房建好,本官打算把我娘接来住些时日,好生孝敬她。”谭癞子回到躺椅上,脸上满是向往的神情,过了片刻后道,“把爹也接来,若是我哥要来

看看,也是可以的,还有那些漕帮的同僚也是要来的,要是连个砖瓦房都没有,人家要说咱们二号墩堡寒碜。”

“墩长大人的住处绝不能寒碜,小人一定让那些墩户仔细修建,墙一定要用砖墙,上面用青瓦,外面加个院墙也是要的。”

谭癞子哈哈大笑好一会,等停下来又看着蒋倌,“让你当这副墩长最是合适,堡中没有其他纠葛了吧。”“堡中纠葛便是这几件,下来还是分田的事,,房说今年内要把田都分到各家,是庞大人的命令,年底前必须分完,除去前面分下的,咱们墩堡的田还有四千多亩,四千多亩里面,还有上田一千三百亩,中田一千九百亩,种鱼田三百七十亩,其余都是下田,下田又都在几处地方,若是按户分去,那一户便都是下田,若是

配着来分,便又零散得紧不好耕作,还要请墩长大人拿个章程。”谭癞子对农事一窍不通,但几种田还是知道的,想想之后道,“本墩长当牙行的时候啊,就知道一件事,懂米豆的去当米豆牙行就是卖得多,懂竹木的去卖漆器就

不成,卖人的去卖竹木就更不成,得看他们擅长干啥,墩户会养鱼的就分下种鱼田,他要十亩种鱼田都成。”

“那交粮时他就没米豆可交……”?“那些要吃鱼墩户的自然会拿粮跟他换,鱼多了他得找地方卖,外边也有那许多想来收米豆卖百货的,咱们堡里面找处地方建个集市,都收他们牙钱。”谭癞子一时兴奋,站起身到处走动,“谭爷我以前当牙行就是管买卖的,你满安庆问问去,那盛唐渡上的谭牙谁惹得起,庞大人也是听了我名声,非要让进漕帮来,说是才好在盛唐渡上立足,谭爷我想着能帮就帮一下,后来那流寇来了,庞大人要在和州打探,漕帮无人敢去,谭爷我说不怕,头掉了碗口大的疤,这去了便立下大功

,救下无数人来,庞大人才叫我来管这墩堡。便是知道我的能耐,等到集市建好,咱们把一号墩堡的买卖也做了,你可记住……这牙钱是不交户房的。”

蒋倌愣了片刻终于反应过来道,“小人明白了,到时候都是大人的。”谭癞子咳嗽一声,“也不能那么说么,你明白就好,外边想来买卖米豆你先别应承,看看谁家给得合适,咱们就让他们来,上次府城来的那粮店,倒也明事理,就

是掌柜怎生是个北地人。”

蒋倌低着头道,“店东家是安庆人。”谭癞子想了想道,“那也使得,先让他来做些买卖便是。这田土的事你去分派,明事理的多分些上田,跟那些总旗说明白,不要光顾着自家修房,我这墩长都没住

处,这天寒了没有农活,多派些人来修建墩堡的住处,哪家出力多的,便是明事理,这上田就多分下些,耕牛和重犁也先用。”

“小人记下了。”蒋倌蹲下记好,谭癞子把脚翘起,仰头看着头顶的青瓦,享受着墩长权力的美妙滋味。去年车马河一战,流寇至今没来安庆境内,最多在沿山的地方来一小股抢了就跑,跟以前比最多算小偷小摸,今年潜山拉了一支乡兵起来,也是安庆营的人马,前些时日天宁寨又增加几百人,说是什么山地兵,以前周围那些闹事的土

民都不来了,他这个墩长少了许多烦恼,眼看墩堡出具规模,他这墩长的生活慢慢开始有些品质,明年分下地去要收粮税,就更有油水了。

正沉浸在对未来的畅想中,突然外面一阵马蹄响,蒋倌跑到门口看去,是两名安庆奇兵营的塘马,当先一人来到门前跳下马来。

“潜山第二墩堡墩长、训导接令!”

谭癞子赶紧到了外边,见训导已经在等候,连忙对塘马,“谭……小人是墩长。”那塘马连客套话也没有,直接对他道,“赞画司令牌、令信在此,命你墩堡按预桉集合后勤队,十月初五日午时前将牛马车架、草料、米豆照册到桐城县治桐标营

营区,克期必至,违令者斩。”

谭癞子听到违令者斩,全身一个哆嗦,他当这墩长还从未接过这种令,“这,下官这一定,一定送到。”

那塘马将令牌令信递过来,谭癞子呆呆拿了,塘马转身就走,朝着太湖方向绝尘而去。

蒋倌接过令信看了片刻,抬头对谭癞子道,“墩长大人,是建奴入寇,安庆奇兵营预备勤王,到桐城集结成军侯命。”“建奴!”谭癞子嘴唇抖个不停,建奴起兵辽东,绝对的凶名昭着,他以前在盛唐渡上,消息灵通的地方,也都是听过的,但毕竟隔着几千里地,谭癞子从未想过

自己还有跟建奴交战的一天。

他赶紧对蒋倌道,“这打仗的事情,是不是说让训导带去便是,你细看看,没说让谁领人去,便让训导去。”

谭癞子一时急切,混没留意训导就在旁边,那训导是车马河大战受伤的一个队长,听了阴沉着脸瞪着谭癞子。

“命训导留守,墩长亲自领后勤队……”

蒋倌说罢抬头张嘴看向谭癞子,谭癞子瘫坐在地上,那训导哈哈大笑两声骂道,“被婆子追得投河的玩意。”

他说罢回了自己的公房,谭癞子在地上坐了一会,转头缓缓抬头看着等候的蒋倌,“本墩长去打鞑子,你在家把我那瓦房可修好了,我不死要回来住的。”

……

安庆石牌镇骑兵千总部驻地,召集将官的喇叭声响彻营区,传令的塘马穿梭而过,马房和料房等处停满车架,民夫正在往上面装载米豆。

杨光第匆匆跑过市镇西头,来到距离麻塘湖不远的一片住房,这里到处在兴建,大多是砖瓦房,但仍混杂着一些以前修建的泥胚房。去年的车马河战后,军中发下作战奖励,兵将都有了储蓄,那些有家室的都开始修房子,安庆的砖瓦价格大涨,建修匠人紧缺,骑兵的基础月饷比步兵高一两,

所以石牌更吸引那些匠人,但仍供不应求。杨光第在车马河战役时还是个民夫,从湖广回来好歹存了点月饷,这才开始找匠人,一时根本找不到,九月中旬才终于找到一个匠头,说是等十一月把另几家做

完接着修杨家,杨光第交了砖瓦钱,眼下都还没运来。

到了一处草屋前,杨光第的娘已经在门前张望。

“娘,又要出门了,我们游骑队马上就要走,就是回来跟你说一声。”他娘眼睛红红的,嘴巴咧了两下将手中一个大大的布包递过来,“到处敲锣打鼓的,娘就知道你们要走了,这些是给你路上吃的,你家大人要是想吃,你也给他些

,别让他记恨你。”

“娘你说啥呢,我家旗总不喜欢吃鱼,他可看重我了,这次我们去打建奴,上次车马河没赶上,这次非得一份作战奖励回来。”

“建奴又是哪里来的流寇啊?”他娘满脸的忧愁,“那流寇里面也都是苦命人,咱们也是呆过的,你也别苛待了人家,喊打喊杀的。”

“我没在流寇里面呆过!”杨光第大声道,“我们是被他们挟裹的,我就是要杀光流寇,再说那建奴是鞑子,更是该杀。”

他娘哎的叹口气,“打仗你别逞强,娘就你一个指望了,等别人打前边去,咱跟后边就成。”

杨光第哼哼了两声,接过那个布包觉得有点沉重,放在地上打开一看,里面还有白面,赶紧把那一包提出来,

他娘连忙要装回去,杨光第不耐烦的道,“娘,我们是游骑兵,自家带的东西不能超过两斤,我把这油煎的小鱼带着便是。”

“人家都带的五六斤的,咋这个兵就那么亏着你们呢。”营区方向一通鼓声传来,是点兵集结的号令,杨光第不及解释,把包袱匆匆包好就飞快的往营区跑去,一边回头朝他娘大喊道,“娘,等我杀建奴得了奖励回来,

咱家还多修两间瓦房,让你住好些!”看着杨光第消失在路口,远处的鼓声阵阵鸣响,他娘软软的瘫坐在泥胚房的木门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我的前夫是总裁大人攻心为上:穆少诱妻成瘾神级进化:从一株草开始无敌树洞,我是抱错的QwQ重生之日本努力家苍生道歌女神的超级赘婿快穿之炮灰的开挂人生两界穿梭门在点家文里女装
相邻小说
名校养成系统超级上门奶爸我是NBA守门员华娱从1998开始帝逆洪荒异界的特殊勇者传说道易天下网游之虚数傀儡师大梦生活LCK的唯一男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