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饭团探书移动版

m.fantuantanshu.com

第四百一十五章 预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曾翼云,巢县人,曾读过童生,崇祯八年之前家中在巢县经营铜作铺,所以擅造各种铜器,制过的最大铜作为九尺高佛像,最小不足五寸,流寇破巢县时家中仅他一人幸免,逃到湖上躲避,铜作铺被烧毁无处谋生,在巢县安埋家人后过江到南京谋生,崇祯九年看到江南时报招募公告,赴安庆应募铜匠,入工坊后随薄

玉专事铜炮制造,因制造铁模有功,升任铳炮司副主事,主管炮管制型、测试。”副总兵衙署,庞雨坐在直房上首,桌桉对面是杨学诗和何仙崖,何仙崖刚放下手中的名册,曾云翼就是薄玉那个制炮的助手,准备由工坊转入军队,原本应当是

杨学诗奏事,但杨学诗还认不了这许多字,只能由何仙崖这个承发房典吏代劳。“看来曾云翼是个制炮的人才,难怪薄玉不想放人。”庞雨抬头看着面前的二人,“人才各处都缺,就看如何人尽其用,你们觉着这样的人到底是放在军中好,还

是在工坊好。”

何仙崖没有答话,却把头转向杨学诗,示意这位兵房司吏先答。

杨学诗倒没有犹豫,“小人觉着还是放在军中好,制出炮来终究是要军中来用,况且那工坊中识字者占到三成,这个曾翼云去了他任,工坊中自会又有人补上。”庞雨沉吟片刻道,“你的说的有理,但还有一条,工坊中的匠人多,识字者也不少,但都未曾从军,军队到底要什么样的武备,他们并不清楚,包括薄玉在内,都

是本官让他们做什么就做什么,曾云翼主管过炮管制型和测试,到军中用一用他自己做的东西,以后再回工坊就不用本官教他,自然就知道该怎么做最好。”何仙崖此时才接道,“还是大人高屋建瓴,在下亦赞同将曾翼云调入军中,皆因此前百姓视武人皆粗鄙之徒,从军当兵名声不佳,民间重文轻武,武人自轻自贱,文人则文弱不堪,但凡读过书的都不愿入军中,工匠也看不起丘八,即便是从流寇中解救出的那些文人,亦觉得当兵丢脸,只能算是勉强就任文书官。这曾云翼

曾为童生,如今愿放弃工坊主事加入军中,正可为文人典范,以后在江南时报广而告之,加之庞大人本身亦是国子监生投笔从戎,当可引来更多文人效彷。”

庞雨赞许的点点头,何仙崖咳嗽一声继续道,“但就任何职却需仔细考量,在下觉得不宜任职过高,以免军中不满,也不宜太低,否则不足以激励以文从武。”

“三弟……何典吏所言甚为在理,这才是称职的承发房典吏。”庞雨看向杨学诗,“杨司吏执掌兵房,这曾翼云就任何职恰当?”杨学诗听庞雨定了调,赶紧在脑中回忆一下空缺道,“这位曾主事以前主管制炮,入军中定然是当炮兵,司所属炮兵军官为百总,似太低了些,属下提请大人任命

他为千总部炮兵把总,眼下亲兵司炮兵把总已就任,就是骑兵千总部尚未定下。”

“那便骑兵千总部炮兵把总,新制的那些铜炮先装备给骑炮兵。”庞雨拍拍桌面道,“曾云翼的事情便先这样,杨学诗继续说其他试验队。”何仙崖立刻磨了几下墨,准备作笔记,杨学诗躬躬身道,“下来是火铳试验队,今岁以来从广东、福建购进三种自生火铳,已交工坊各试制十支,眼下交于武学火器科试验队,水师来的人最为喜爱,但说打得快却不准。武学测试后,说是自生火皆靠燧石敲击,无论何种自生火铳都会震动,没有精良火绳枪打得准,是以在

自生火铳之外,亦选用火绳枪一种,便是鲁密铳。”庞雨边听边点头,他对火器和火药都一窍不通,但他可以确定燧发枪是发展方向,这些东西的原理并不复杂,庞雨在工坊学习几次,对里面的构造和工作原理就完全理解。从工坊少量制造容易,难度在于做到性能稳定和规模化生产,目前燧发枪不完善,贸然大规模装备的话,作战效能可能还不如冷兵器,用眼下的兵力

装备打流寇并无压力,若非建奴乌云压顶,庞雨也不觉得燧发枪很急迫。

但火器是必定需要的,这中间可以用火绳枪过渡,因为火绳枪应用时间长,性能可能更稳定,所以武学提出鲁密铳他并不反对。杨学诗又道,“此前张双畏从澳门传回消息说,鲁密铳来自泰西一国叫做奥斯曼,其皇帝亲军专用鲁密铳,精锐用之可百步穿杨,在围城之时专打城头,数十枪手可令城头守兵不敢露头。上次南京所得鲁密铳多不堪用,工坊遂试制二十支,用弹四钱三分及四钱五分两种,皆较自生火铳精准甚多,武学议请试验火器队专用

鲁密铳。”“不行。”庞雨毫不迟疑的道,“方才你所说那奥斯曼国亲军所用是围城之时,双方都是不动的,此时用鲁密铳或许精准,使用火绳的繁杂和不便可以接受,但布

阵交战更讲究射速,定然是自生火铳更好。试验火器队测试的目的,是找到最稳固耐用的自生火铳,以后军中要大规模装备的,只能是自生火铳。”

“下官明白。”杨学诗被一番驳斥,一时忘了该继续说什么。

何仙崖见状接过话头道,“大人的意思,鲁密铳既然精准,或可少量装备用于围城之类适合用途,但不得喧宾夺主。”

庞雨点点头,“正是此意,杨司吏把这个意思告知试验队。”杨学诗额头有点出汗,他赶紧在册子上写了几个字,又画了几个符号,他知道庞雨喜欢手下做笔记,所以即便写不全,仍是要把架势摆足,但也不敢写久了,以

免耽搁久了引来庞雨批评,说他这个学正都识字不多。赶紧写几笔之后杨学诗抬头道,“武学骑兵科和步兵科,试用新制铁甲一种,名为全铁甲,为新安一程姓应募工匠打制,此前各处武库未见,胸背各为整块甲片,

可省去大部鳞甲片打制及编造,防刺强于锁子甲及棉甲,也强于鳞甲。”因为亲兵司在宿松的决定性作用,庞雨对铁甲颇为在意,目前基本把大明朝南方能找到的甲胃都试过,陆战兵基本用皮甲,重步兵采用鳞甲,轻步兵用棉甲或锁子甲。锁子甲全部为铁环相连,制作工序繁杂保养不便,稍重的也超过三十斤,如果这种全铁甲也是三十斤,性能比锁子甲好,还能减重提升重步兵战力,那自

然就选择这种更划算。

“此种甲胃造价如何?”

“那程姓工匠用料为闽铁一百斤,铁料仅价银二两,煤炭数担木炭十余担,布面绒漆各若干, 但薄先生说此甲该用苏钢打制,这钢料用下去便贵了。”庞雨摆摆手,“便用苏钢试做,以后也未必贵了,工坊里面芜湖来的匠人有几个,虽都是些学徒,但咱们已知道苏钢不过是生铁熟铁混打,只有些关窍还未明白,

咱们下些功夫定然能做出来。”

“下官记下了,此外便是步兵科的山地兵试验队,配用蹶张弩、地弩各项……”

杨学诗一边说一边翻看自己的册子,上面文字和符号混杂,估计只有他自己能看懂,有时他自己大概也忘了,不时的停顿一会。庞雨没有催促,耐心的边听边记,一直等到杨学诗说完才放下笔,“这几个试验队中,武学山地步兵试验队结束训练,编列一个千总部,从预备兵中转入兵员,兵

额计入安庆卫。一旦勤王令至,该部便沿山驻守,训练完成后在太湖、潜山入山二十里进剿,设兵站驻防。”“本官要带走亲兵司、桐标营一部、骑兵一部打鞑子,本官判断,一旦建奴入寇,朝廷会优先调动北方兵力,即便不调动襄阳的人马,整个北方可流窜的空间会大增,八贼最可能在此时复叛,八贼复叛之时,周遭的各股流寇都会重新流窜,安庆并非高枕无忧,勤王之后兵力调配由杨学诗主理,留驻兵马为新勇营,并宿松

、太湖、潜山、桐城四县乡兵,预备队为预备第二总。”

“那第一第二两总各一司兵马……”“这两个司重新编组为第一千总部,千总仍为姚动山,本官已将他调回,这几日就会回到安庆,步兵第一千总部、陆战第二司及骑兵三个局驻防宿松。谷城两个司重新编组为第二千总部,千总王增禄,附加陆战第一司,湖广所有兵马由谢召发调派,协同方孔炤对付八贼。勤王令一旦到达,姚动山部即由宿松进入湖广,第

一总由谷城撤离,隐伏地区由方孔炤确定。”杨学诗长长吸口气,此前庞雨开了多次会议,部署安庆的防务,但去年宿松战后周边实际没有什么流寇,无法进行预先打击,看庞雨这个安排,他预判建奴入寇

会造成整个北方局势动荡,剿寇的形势也会大变,流寇可能又像去年那样活跃,届时安庆兵力空虚,他这个主官压力也不小。安庆营按这个计划,要同时在湖广、英霍山区、北方三个战场作战,目前外松内紧,各部已经展开强化训练数月,所有一切都在预备建奴入寇,但那只是一个凭

空预测,杨学诗认为建奴到底来不来还不能确定。

他想想后试探道,“大人,现在已经九月了,还没有建奴的消息,熊总理已来问催过一次,要是十月还不来……”庞雨他心中也有点发虚,但仍认定建奴一定会来,他们入寇的规律并非是随意确定的,两年这个间隔必定与他们消化人口和消耗物资的速度有关,但庞雨无从了解他们内部情况是否发生变化,进而改变入寇的时间,当时判断七月有点草率,现在已经迟了两个月。若是再推迟两月,熊文灿那边就不好应付,到时回到谷城

,说不定建奴又来了。“从桐城到京师二千三百九十七里,比襄阳近了几百里,但这并非最重要的。从谷城勤王需要穿过河南,河南赤地千里,我们与当地文官向无联系,北方勤王兵马皆走这条路,届时行军的粮草保障困难丛丛。从桐城出发,行军到徐州都在凤督辖区,我们已经预备了粮草,朱军门那里也有照应,再往北是运河沿线,从南往

北无其他兵马勤王,咱们的粮草便容易得多。”何仙崖低声道,“从谷城去勤王,便归属在北方各军门麾下,咱们安庆营与那些军门向无瓜葛,那些难打的仗,便都让咱们打了,走桐城这边去,领兵的不是朱军

门便是张军门了。”庞雨揉了揉额头,将那些杂念从脑中赶走,沉吟片刻后道,“所以本官必定要从桐城出发,建奴不来我就不回谷城,何典吏,你向总理衙署回个呈请,就说英山有流寇活动,本官请准允多留两月……建奴定然会在今年来,他们应当已在路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树洞,我是抱错的QwQ快穿之炮灰的开挂人生在点家文里女装攻心为上:穆少诱妻成瘾女神的超级赘婿我的前夫是总裁大人神级进化:从一株草开始无敌两界穿梭门苍生道歌重生之日本努力家
相邻小说
名校养成系统超级上门奶爸我是NBA守门员华娱从1998开始帝逆洪荒异界的特殊勇者传说道易天下网游之虚数傀儡师大梦生活LCK的唯一男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