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饭团探书移动版

m.fantuantanshu.com

第四百一十四章 人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三日后。

水池中水花翻涌,十多名山地兵学员在水面来回游动,

岸上一声竹哨,鲁先丰在池边吼道,“一刻钟到,全体上岸。”

一群学员上了岸来,浑身滴水的站成一排,打着赤膊的壮汉队长站在队首。

“今日各部大校阅,山地兵学员不参与进攻演习,庞大人给了我们新的任务。”

一群山地兵学员喘着气,呆呆的看着鲁先丰,这几天操练下来,没人再敢随意发问,但眼神都往较场上瞟过去。宽大的较场上白晃晃的一片,全是鳞甲甲片反射的阳光,成群身穿重甲的亲兵司列成阵线,两翼和中间都出现了小铜炮,两翼外侧则是骑兵,由于较场的场地限

制,游骑并未继续延伸,庞雨的副总兵认旗在校阅台上高高飘扬,这位庞大人最近十分关心操练,几乎每天都在较场。

在他们的对面则是数百个挂着破烂衣服的稻草人靶,排列成了一个横阵,中间还有几列长长的木板,每一列都是用好几块门板,下面用条凳支撑。

稻草人中间位置横向挖了一条壕沟,不知道作什么用的。

鲁先丰扫视一圈后继续道,“任务就是体验炮击。”队列中顿时一阵嘶嘶声,安庆营平日训练有抗弓箭、抗骑兵的体验,但炮击还从来没有过,这里都是试军官,基本都参加过车马河大战,火炮打击下的肢体横飞

已经深印在脑海中。

“体验炮击是让他们知道,敌人在被炮击时是啥模样,进壕沟。”鲁先丰说罢带着小队向稻草人阵列走去,壕沟入口有几名武学的教习,他们跟鲁先丰吩咐几句,小队就进入了壕沟,这壕沟只到胸膛位置,他们边走还能从支撑

稻草人的木杆下看到那些铁甲兵,停下的位置刚好在那几列木板后面。

“休整,鼓响之后都蹲下,不鸣金不得站起。”一群学员都应了,纷纷凑在壕沟边缘观看对面,鲁先丰和唐二栓也是如此,从正面看对面的铁甲兵,全身带着金属光泽,连面孔都覆盖有面甲,有些还画着鬼怪

图桉,全然不似人类,整个阵线带着一股肃杀之气。鲁先丰仔细的看过片刻,偏头对旁边的唐二栓道,“唐哥你看到没,四个亲兵局分成左右两阵,其实就是一个司,但左右各两门炮,中间四门炮,总共是八门炮,

炮兵是按千总部配的。”那些铁甲兵唐二栓平日也见过,都是膀大腰圆,所以阵看着也特别厚重,现在站在他们对面,确实胆战心惊,他的注意力都被这些铁甲兵西营,鲁先丰说炮什么

的,他只能茫然的摇摇头。

鲁先丰眼睛一直盯着对面,“要说真到决胜时候,重甲兵就是管用,看着就比咱们这些轻甲的兵稳妥。”

“所以庞大人就给他们多几门炮?”鲁先丰指指阵列中间,“铁甲兵里面有练箭的,但只有防御时用,他们进攻时就是一头撞上去,中间绝不耽搁,武学里面讲说,不管自家这边多强,进攻之前都要

用远程手段动摇敌阵,之后方可进攻,寻常人马靠弓箭,咱们安庆营是靠火炮,像车马河一般。”唐二栓听了连连点头,说其他的不懂,但车马河他亲眼所见,炮兵的打击下流寇阵线四分五裂,不过他还是觉着重甲兵最厉害,流寇能挡住骑兵,能挡住陆战兵

,重甲兵一上就垮了,亲兵司破阵的作用无人可敌。

“庞大人定然是受车马河启发,用火炮打击敌阵之后用铁甲兵进攻,现在把火炮加一倍,就不会像车马河那般拖老久才破阵。”

“那些骑兵又做啥的?”

“首要是对付敌人骑兵的,护着铁甲兵的侧翼,等铁甲兵击溃敌阵就追杀过去砍人头,若是对面都是步卒,炮击时骑兵也从侧翼攻击。”

“这么简单!”唐二栓抓抓脑袋,“那为啥我家百总说我连旗总都当不了鲁先丰嘿嘿笑了一下道,“打起来就是这般简单,军官办的差里面,交战只是很小一部,更难的是把军队完整带到敌人面前,逼迫敌人硬抗铁甲兵的攻击。杨学正跟我们讲了宿松大捷的经过,庞大人很早就确定只能聚歼流寇,将战场定在驿路上,但在长安埠登陆之前才得知曹操、马守应各部巨贼到齐,群贼近十万人,大家都有些怕打不过,有人说退回雷港,有人说绕回太湖,是庞大人力排众议,义无反顾奇袭二郎镇,这才将群寇逼迫在车马河与咱们决战,否则早就跑了,这才

是大将之才。”“庞大人真是英武。”唐二栓第一次有点羡慕进武学的同僚,因为他就不可能听到这些内容,原来宿松大捷还有这般艰难的经历,他看着鲁先丰道,“营中都说要

打鞑子了,庞大人天天紧着操练,这些炮没准给鞑子预备的。”

此时较场上一通鼓响,鲁先丰不及回答,立刻让小队的人蹲下,此时壕沟里面排满了人,已经不止这个小队,各个带队的军官都在大声招呼。外面传来阵阵喝令声,接着就沉默下来,石门湖上的风穿过稻草人的阵列,零散的稻草和破烂衣衫发出呼呼的声音,壕沟中却异常安静,一群人面面相觑都不言

语。

蓦然一声长音的唢呐,雷鸣般的炮声接连爆响,唐二栓耳中一阵轰鸣,壕沟外边噼啪乱响,断裂的竹竿从头顶飞过,被撕成碎片的草梗和布块四处飞舞。唐二栓虽躲在壕沟中,仍心头狂跳,腿脚有种要自己离开此处冲动,唐二栓赶紧按照操典张开嘴,耳鼓的压力刚好受一点,外边又接连炮响,壕沟的沟壁上一阵

轻微的震动,一股灰尘扑入壕中,旁边一个山地兵顿时咳嗽起来。

“才第二轮。”鲁先丰用手在鼻子前挥舞几下,干脆在壕沟中坐了下来,“至少要打二十轮。”

唐二栓惊讶的道,“打那么多,你怎地知道,也是武学教的?”“我看到他们拉炮弹来的。”此时又一轮炮击,一蓬草梗落到鲁先丰头上,鲁先丰揉了一把脑袋,“武学所有军官都要学炮兵大略,现在每个千总部有一个炮兵把总,有单独的方旗,战时负责指挥千总部所有火炮,他会根据敌阵安排炮击顺序,哪一段打多少都是由他定,炮兵饷银比骑兵还高,庞大人对他们可是看重得紧

。”

他话音未落,又一通炮响,这次却不是噼啪声,也没有听到炮弹落地的闷响,而是入雨点密集的般的噗噗声,飞落碎片的范围却更宽。

唐二栓偏头道,“这是啥炮弹?”

“不知道。”鲁先丰翻身起来,两腿微蜷仰头往前看去,只见四周草人支离破碎,那几列门板已经有数处残缺,面前残余的几块门板上,竟密布着弹孔。

……

“大人,此型霰弹共有六十枚七钱铁弹,弹重两斤十两,用药十五两,一百步内可杀伤无甲之敌,七十步可破棉甲,五十步可破重甲甲片。”校阅台上,薄玉从身边随从手中接过一张呈文纸,恭敬的递到庞雨面前,“中间这四门炮,是按宿松战后大人新的章程所制小炮制型,铁弹霰弹均为二斤八两,用药十五两,炮管重三百二十五斤,用料铜九锡一,管长为空径之十八倍,比此前最后一批炮管减重四十三斤,车架减重七斤,其余外件加减相若,共计减重五十

三斤,全重四百九十三斤,达到大人要求五百斤之内。”

“炮管重三百二十五斤是如何定下的?”

薄玉一时愣住,显然他对这个问题不熟悉,庞雨有点疑惑,但随即也反应过来,薄玉现在管整个工坊,有些细节就未必那么清楚了。果然薄玉身后那个随从立刻上前半步,对着庞雨恭敬的道,“报大人知道,炮管重量为弹重之一百三十倍,是应大人所言,流寇没有火炮与我对射,弓箭射程远不及炮,小炮射程可再略减,以减重便于运送,小人从七十倍开始,每次加十倍,一直试到一百八十倍,最合大人意思的,便是一百三十倍,且不易炸膛,在炮管

加三倍装药实测十次,验证其可用,管长照之前略减,射程同减二十步,已完成工坊和炮兵实测。” 庞雨抬头看了看那随从,此人年龄二十多岁,看起来很干练,面对庞雨时态度恭敬,但眼神并不闪避,大概应该是制炮的头目,庞雨对他的回答也颇为满意。此

时较场上炮兵仍然在发射,频率已经降低,庞雨对炮兵操典很熟悉,这是持续射击的速度,大约每分钟两次,今日校阅既检查战备,也要检查工坊的产品。

工坊的总管仍是薄玉,主要分为甲仗、铳炮、纸坊、玻璃、车具五个分司,还有一个钢铁分司在筹划,目前庞雨最关注的是火炮。他转头看着薄玉,“宿松大捷中铜炮居功至伟,其中就有薄先生的功劳,其要害不在于杀死多少人,而在于打破敌人的组织,也即是所说的夺敌之气,既要打杀其肉身,也要打杀其心志,同样杀一百人的作用和范围,弓箭就远不如火炮。所以火炮的用途不光是远程杀人,更是夺敌之气的关键,新的小炮制型更轻便,到达

战场就越快,若是测试完成了,以后就生产此种制型,但公差一定要降到一分。”薄玉抬头要说话,庞雨立刻伸手阻止,“眼下各分司的公差不小,甲仗稍大尚可用,铳炮空径公差大了,炮兵作战便大受影响,各司编列两门炮,每千总部再直属四门,亲兵司加倍,算上几处乡兵和卖给方军门的,就是上百门的数,本官不可能像红夷炮那般,单独给每门炮制弹,宿松战前赶着交炮,公差有两分有三分,

本官也收了,但现在要量产出来便不同,为了简化后勤,所有炮弹只有一个形制,所有火炮都发射同一种炮弹。”

薄玉见庞雨态度坚决,只能把嘴边的话收了回去,但一分的公差对于目前的工坊来说十分艰巨,每个流程都必须十分周全才有可能达到。

“薄先生要相信咱们的工匠,凡是能提出改进公差方法的加一级饷,不管想什么法子,工坊应当在半年内将小铜炮和炮弹的公差达到一分。”

薄玉有点无奈,回头看了看自己那个随从,那随从也脸有忧色。

庞雨说罢又转向旁边陪同校阅的杨学诗,“霰弹即将装备各部,炮兵操典可有更订。”

杨学诗见庞雨看向自己,迟疑了一下道,“就是加了一条,敌入百步可用霰弹。”“光写这个是不足的,操典之中最多见的便是敌入多少步,我们安庆营是天下强兵,列阵之后不要等别人来打,更要主动进攻,炮兵在战场上要运动,一百步至三百步用何种弹药打多少发铁弹,百步内打多少发霰弹,与步兵行进时线路,平原、丘陵、山地部署地方,上船下船,上射下射方法,炮兵虽在宿松大杀流贼,但

远不能说完善,眼下武学若是都不完善,各部炮兵又上哪里去学。”杨学诗听庞雨语气不佳,只得赶紧躬身道,“大人说的是,只是原本合格炮长便不足,眼下又增加许多火炮,新任炮长多不识字,发炮运炮尚能熟练,仅测距考较一项而言,能通过的炮长不足一半,这还是平地,山顶下射测距,只有一成合格,炮规远镜等诸器能熟练合用者不足十人,八门以上炮击指挥只有两人勉强可用

,就连每日弹药损耗补足,也多是各司书手在报。”

庞雨只得摆摆手,“所以要开设这个武学,里面不光教用器,识字算数也必须要学,否则不许实任炮长。”杨学诗应了一声,武学本身就缺乏教习,一些基础战技可以从各部调老兵来教,但涉及到指挥方面的就十分缺乏人才,骑兵科好不容易从陈如烈那里要来两个军官,骑马倒是很熟练,但就识得一两百个字,就靠经验教授,步兵军官问他们问题往往得不到准确回答,帮着完善教材的书手又全无军旅经历,常常词不达意,

其他各科同样存在这类问题,最严重的可能就是炮科,因为以前根本就没这个兵种。但庞雨也知道实情,明代文武对立,武人大多粗鄙不堪,民间识字率也不高,他这个草台班子的基本盘还是文盲,不是说开个武学就马上学会了,现在的问题是

连教习都没有,他想想后站起身到薄玉面前。

“武学和军中都缺炮科可用之人,最要紧是识字算数又懂炮的人,工坊人才多,可着意培养一些,否则这火炮仍是难以物尽其用。”薄玉身边那名随从突然微微躬身,“若庞大人准允,小人愿意入军中当炮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在点家文里女装树洞,我是抱错的QwQ两界穿梭门神级进化:从一株草开始无敌重生之日本努力家苍生道歌我的前夫是总裁大人快穿之炮灰的开挂人生女神的超级赘婿攻心为上:穆少诱妻成瘾
相邻小说
名校养成系统超级上门奶爸我是NBA守门员华娱从1998开始帝逆洪荒异界的特殊勇者传说道易天下网游之虚数傀儡师大梦生活LCK的唯一男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