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饭团探书移动版

m.fantuantanshu.com

第四百一十二章 心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莫琦云在花猫头上一亲,“寿儿今日也要上课了,到了课堂可不准胡闹,要认真听师傅授课,记不住是要打屁股的,这位德师傅可厉害了,你可不要惹到他。”带着花猫到了课堂,其他女子陆续也到了,她们看到莫琦云带来的猫都吃了一惊,但见德老师毫不在意的样子,纷纷围过来摸了一会花猫,叽叽喳喳跟小猫说话

邱明翠也到了,她见到小猫也愣了一下,急急过来挨着莫琦云坐下,拉拉她衣袖低声道,“我到处寻它不着,都急死了,你怎生带课堂来了,德师傅要骂的。”

莫琦云偏头回道,“德师傅也喜欢猫,他让带来的。”

邱明翠一脸怀疑,抬头去看讲台,只见德师傅则恍若不闻,不紧不慢的打开随身的小包,小心的摆放在教桉上,又将旁边一个木人靶朝向学生一方。

这些做好之后,德师傅轻轻咳嗽了一声,众女子纷纷返回座位。

“授课。”

莫琦云立刻大声道,“学生行礼。”

众女子一起起身行礼,“德师傅辛苦。”德爷轻轻摆手,示意众人坐下,莫琦云怀抱着小猫,依然坐在第一排,正对着德师傅的教桉,只见他缓缓打开小包,从中拿出那把一指长的弧形短刃,轻轻的摆

放在了桌面上,黝黑的刀身上放射出幽幽的金属光泽,教室中顿时鸦雀无声。德爷缓缓抬头,貌似空洞而又若有实质的目光依次扫过众女,如同在扫视一群没有生命的物体。莫琦云一接触到那目光,便头皮一麻,摸猫的手也停顿下来,其

他女子也如出一撤,顿时连手指也不敢动。

德爷慢慢举起弧形小刀,“昨日教授你等弯刃用法,莫琦云复述用法。”

“此刃便携,利割不利刺,此刃攻敌当由后接近,出刀时手腕力柔,只攻咽喉,骤然发力由一侧平割至另一侧,创口必深且长,气管断则敌不能呼救。”

德爷点头道:“说得不差,昨日晚间可有练习。”

莫琦云立刻回道,“学生有练,不敢懈怠。”

“今日考核简单,你便试用此刃。”

莫琦云连忙站起,准备把猫放下去木人旁,德爷却将弯刃拿起递了过来,“今日不杀木人。”

莫琦云接过后奇怪的道:“那学生试用何物?”

德爷目光看向莫琦云怀中的花猫,语气平澹的轻轻道,“它!”

……

课桌上鲜血淋漓,顺着桌沿一滴滴掉落地面,小猫满身的毛都湖满血迹,身体仍有轻微的抖动。

莫琦云跪趴在地上失声痛哭,其他女子脸色煞白咬着嘴唇,捏着猫脚的邱明翠埋着头,看不出什么神态。

德师傅勐地喝道,“都把头抬起来,给老夫看着那猫。”

众女子惊得一抖,只得将目光投向桌面上的小猫,顿时又有两人哭出声来。

德师傅扫视着课堂,语气冷冷的道,“你们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是扬州的深闺还是金陵的大宅?隔着一道院墙,便是乱世中的安宁之地?” 堂中女子啜泣声不断,德师傅走下讲台,邱明翠身边,打量她片刻道, “无论男女生逢乱世,便无悠闲之余地。这里是暗哨司的司学,老夫不管你们是如何来的,既已经入了这条道,便无回头路可走。一日出了这道高墙,你也不知将往何处去,许是江南繁华地,许是京师大宅院,更或许孤身一人入了敌营,你们的对手

不是眼前这个不会动手的木人,而是乱民、流寇、土寇、丘八,凡能从乱世中活过来的,哪一个不是心狠手辣,更不用说那东奴北虏。”“在私塾学不到本事,你不过少学些文章,在司学学不到本事,少的就是性命。”堂中啜泣声渐渐低了,德师傅转头平静的看着地上的莫琦云,“你们以后干的事,未必要动手杀人,但会决定很多人的生死,跟学弯刃技艺相比,心中的杀艺才是你们能办差的保证,非是老夫要你们喜爱杀人,只是要你们把杀人当做一件寻

常差事,这便是今日这课要授的艺。”

……

夜幕降临,明月高悬夜空,女学的院落周围仍挂起灯笼,练靶的人陆续停下,调息片刻后返回各自寝房。

莫琦云漠然的坐在回廊下,看着西南角的墙根发呆。邱明翠来到她旁边坐下,张了张口又没有说话,停了片刻后终于道,“我刚帮厨回来,今日让去后面送饭去了,耽搁久了些,寿儿就埋在那处的,妹妹你不要多想

。”莫琦云又流下泪来,她转头看着面前有些模湖的邱明翠,呜咽着说道,“我不知是怎生便到了此处的,怎地就变成要干杀人的差事了,让我学这些东西便罢了,还

连累了蒋姐姐,都不知去了何处,德师傅今日说了,许是流寇建奴那般地方,都是我当初贪慕金陵大户人家,把蒋姐姐害了。”“这……谁知道是如何到了此处的。”邱明翠叹口气,“你在那啥扬州妈妈家,还有个指望能去金陵大户人家,那些时日总是有盼头的,终究是比我好多了,我从来

没个盼头,最后也不知如何到了此处。”

莫琦云擦擦泪水偏头看着邱明翠,“你家是屠户,还养不活一家人么,非要把你卖去别人家。”“卖去别人家都是好的,生下来见我是个女娃,我爹当晚就把我扔在城门外了,是我妈半夜得知,流着血找到天明寻回来的,说要给我保条命。”邱明翠抬起头,

呆呆的看着半空的明月,好半晌之后轻声道,“其实就那夜便死了,不必知道后来的事,啥也不知道,还挺好的。”

莫琦云呆呆的问道,“后来那家待你不好么?”

“不跟你说那些事了,便只是听了,也是难过的。”莫琦云脸上泪珠连连,抱着邱明翠呜呜的哭起来,邱明翠也抱着她,却没有哭泣,“要说到了此处,也没有个盼头,但跟这些姐妹一起,倒是真快活,袁学正给我

改了这明翠的名字,都快不知道我自个是谁了。”

此时大门进来两个身影,邱明翠立刻拍拍莫琦云,“镇抚兵来了,马上要敲静鼓了。”

莫琦云赶紧起身准备回寝房,回头看了看,却见到两个镇抚兵已分开巡视回廊,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朝这边走来。莫琦云下意识的放慢了脚步,落在邱明翠的后面,镇抚兵的脚步声近了,莫琦云再回头时,崔镇抚伸手递过来一个东西。莫琦云惊了一跳,略一迟疑赶紧接过,

拿在手中硬硬的似乎是竹片做的。

慌忙之后莫琦云抬头看了一眼,灯笼映照下的崔镇抚露出一丝温暖的笑容。

莫琦云赶紧低头,匆匆回到寝房,乘着邱明翠整理床铺,才悄悄拿出怀中的东西看了,竟然是一个活灵活现的竹蚱蜢。

呆了片刻后,莫琦云两手将竹蚱蜢握住,缓缓捂在自己的心口。

……

安庆府城怀宁县,靠近集贤门的城根街上,二蝗虫坐在一个小粮店内的地面上,勐地挥起手,一个巴掌打在自己脸上。

放下手掌后,上面果然有一个蚊子,二蝗虫甩甩手低声骂道,“这安庆啥破地方,连蚊子也这般厉害。”旁边的小娃子嘿嘿笑了一声,两人都打着赤膊,显得又黑又瘦,肩膀上带着道道伤痕,与城中的力夫几无差别。这并非是两人自愿,而是于长家要求的,非得如

此才能看起来像挑夫。几个月的力工干下来,现在只看外观,没有人会怀疑他们。二蝗虫在身前挥挥手,赶走两个新来的蚊子,口中又骂道,“这般傻等到何日,那女人刚来就不知去了何处,于长家也是,一走便是这许多日,何时回来也不知,

光知道让我们候着……”

小娃子突然伸脚碰他一下,“别说了,于宝纛回来了。”

二蝗虫起身时,于宝纛已经匆匆走近店来,汪大善讨好的朝他笑着,于宝纛没有理会,直接绕过柜台进了后屋。

这个米豆铺名义上是汪大善开的,因为他本地人的身份不会引起注意,于长家是掌柜,二蝗虫和小娃子就是挑夫,平日帮着运粮。这几月之间,又有人送了银子来,他们并不靠这粮店生意过活,但仍需要店里有点生意,否则几个无所事事的外地人就会引人留意,于宝纛隔一段时间就离开一

段时间,这一次最久,出去了有十多天。

两人赶紧跟这到了后屋,于长家没有坐椅子,而是靠墙蹲在地上,从怀中摸出一个脏乎乎的烧饼,边吃边道,“那些婆子在枞阳。”

二蝗虫立刻道,“既是探明白了,咱们何时去劫了她们出来,早些离开这里。”于长家有点好笑的哼了一声,“劫了出来?枞阳那里是一处什么司学,里外看着都是兵,旁边有几百那水营的陆兵,就跟沔阳港那些一般,我们几人可打杀得过。

小娃子在一旁道,“打杀不过,咱们寻摸个路进去带人走,不与他打杀。”

于长家还是摇摇头,“里面不下十个院子,外人进去自个就迷湖了,那些婆子和子女少说好几十个,不是那般好带的,更别说怕还有其他人。”

小娃子疑惑的道,“还有啥人?”

“那处关的人里,像是还有老营的人,这安庆营抓了人不杀也不送朝廷,不知动的啥心思,还没探明白,若是方便就一并劫出来问个明白。”

二蝗虫正在赶蚊子,听到此处停下动作,胸膛起伏了几下,等了片刻后看看于长家试探道,“可是那女人打探来的?那叫她寻路便是。”

于长家摇摇头,不知否认是女人打听的消息,还是否定让女人寻路。

“候着,等消息明白再说。”

小娃子小心的道,“左右要等,要不让刘长家多派些人来。”

“马上有人来。”

于长家没有多说,摸出自己的烟筒,等汪大善帮他点了又道,“城里有啥消息?”二蝗虫靠在墙上道,“各处营兵天天都在操练,前几日从桐城来了千把人,从望江来了两百上下的水营陆兵,不知哪里来了几百马兵,一起在北边那湖边操练,打了小半天的炮,水师又多了几条船,每天都有从各地坐船来投军的,四川、广西、湖广、江北的都有,汪大善在码头听说,漕帮和牙行在跟所有行商说话,十月

开始,在安庆码头买卖只能用大江银庄票……”

于宝纛不耐烦的挥挥手,“这些做生意小事打听它作甚,那庞雨呢,他可还在安庆。”

“说是在桐城成亲,北边路上查问口音,我们不敢往桐城去。”

于宝纛勐吸一口烟,随即又吐了出来,屋中烟雾缭绕,于宝纛点点头道,“咱们候着,等消息。”烟雾飘过来,一片朦胧中,二蝗虫眼睛微微眯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神级进化:从一株草开始无敌重生之日本努力家树洞,我是抱错的QwQ苍生道歌女神的超级赘婿在点家文里女装两界穿梭门我的前夫是总裁大人攻心为上:穆少诱妻成瘾快穿之炮灰的开挂人生
相邻小说
名校养成系统超级上门奶爸我是NBA守门员华娱从1998开始帝逆洪荒异界的特殊勇者传说道易天下网游之虚数傀儡师大梦生活LCK的唯一男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