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饭团探书移动版

m.fantuantanshu.com

第四百一十一章 阵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见过阮先生。”

南京对岸的浦子口镇临江楼中,风度翩翩的吴昌时恭敬的对阮大铖行礼,接着又跟庞雨见礼,礼数十分周到。庞雨笑眯眯的对吴昌时道,“在下本是到南都领用甲仗,听闻来之先生进京入仕,正好走到了浦子口,心中欢喜之下,略备薄礼特来贺喜,亦谢过先生先前在苏松

地方为银庄之事费心。”

吴昌时哈哈大笑,倒也没有推辞,收了二人的礼单,请他们入席就坐。与吴昌时见面,是此次南京之行的最后一件事,他原计划是要见张溥,但张溥远在苏州,那里又是张国维的驻节地,庞雨过去多有不便,正好吴昌时入京当官经

过南京,三人特意过江到浦子口,就是避开南京城中那些复社士子。

吴昌时殷勤的对庞雨道,“幸亏将军没去太仓,天如先生不在家中,去了怕是白跑一趟。”

他又转向阮大铖,“在下就是赴京途中,顺道探访阮先生,巧遇庞将军亦在南都,可见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阮大铖点头微笑道,“恭贺来之。”

庞雨与吴昌时见过了几次,对此人已比较了解,当下并不绕圈子,直接对他问道,“吴先生七年中榜,今年终于决定入仕,是否认定朝中形势已变?”“数年来朝中奸人当道,众多社友有心无力,朝局动荡必致时事艰难,征战日久武人难制……”吴昌时说到此处停了下来,显然刚才的话平日说顺口了,出口才想起庞雨也是个武人,不过吴昌时面不改色,平静的继续道,“若武人都如庞将军一般公忠体国,又何至于此。东事二十余年,流寇十余载,兵事不止则用度难敷,新饷之后又有新饷,苛征一日多过一日,百姓困苦不堪转死沟渠,天下切盼重归太平。原本温体仁既去,朝局当焕然一新,但从新入阁的大学士观之,却大体如旧。天如先生对此忧心忡忡,但以在野之身,想从如此浑浊之朝局中为百姓解困,实在艰难万分。在下原本仍是不愿入仕的,但先生这份为国为民的高义,让在

下感佩五内,这才决心入朝。”声音浑厚有力,配上吴昌时的仪表堂堂,一番话大义凛然,庞雨满脸的敬佩,“先生本心高尚,朝局再浑浊,先生也能出淤泥而不染。局势危急如此,那天如先生

是否也有意复起?”

阮大铖听到复起二字,身体不自觉的扭动了一下,吴昌时沉默片刻道,“将军觉得天如先生可能复起?”庞雨打量吴昌时一眼道,“复社得中进士的人不少,仅崇祯四年就有七十一人,但至今无人做到大学士,皇上刻意压制有派之人,温体仁仅有结党之嫌,便因而去

职,天如先生为复社之首,入朝则只有大学士才能配得上天如先生的地位,若是皇上的心意不变,复起恐需时日。”“天如先生亦有此顾虑。”吴昌时低声道,“皇上刻意不在东林和复社之中取用阁臣,以致小人纷纷以孤臣进身,朝中争斗由此而起,朝事不顺而至天下困顿,吴

先生以为,不必再拘于党派之别,应寻一可靠之人,既有孤臣之资,又与东林复社相睦,如此朝事方有可为,不必再受党争耽搁。”庞雨在心中略作盘算,吴昌时此次到南京绝不只是顺路,那位孤臣也不会只和东林复社相睦,他既然对自己和阮大铖说出此谋划,这个联合阵线就是包括了阉党

,主要是包括了冯铨,可见张溥经过几年沉浮,已经完全转换了行事方式。

庞雨观察了一下阮大铖,只见这个大胡子脸色发红,显然有点激动,若是这个联合阵线能达成,他复起的希望就大增。从这次钱谦益斗垮温体仁的经过看来,太监是朝政中举足轻重的力量,冯铨在内宫的长期人脉必不可少。钱谦益能让冯铨帮忙,有阮大铖在中间勾连,所以现在

钱谦益对待阮大铖才如此客气。庞雨的作用则是为这个联合阵线增加边才的光环,毕竟天下到处都要用兵,皇帝又是个急性子,如果兵事不利,费力扶持上去的人转眼就免职,落个白费功夫。

有一支自己人的强军,在关键时拿出一个胜利,就能保住不少人。这个联合阵线有明有暗,明的是东林和复社,暗地里就是庞雨和阉党,但这几方互相之间并非毫无芥蒂,张溥此前肯定向钱谦益表达过合作的意向,多半就是通

过阮大铖,所以上次去见钱谦益时,这位东林领袖才明确表态拒绝,吴昌时此来肯定还会去见他,需要拿出更多的政治筹码。吴昌时无疑就是负责在中间串联的人,这次他的主要目标是再与钱谦益面谈,然后北上与冯铨面谈,再通过书信与张溥商议,然后与各方商议,明确每一方的利益,是此事最关键的角色。但他首先需要找到一个合适的人选,这个人并不好找,必须有政治资历,有入阁的资格,还要有孤臣的身份,更要为东林、复社和阉

党三方所接受。反正庞雨是想不出来,或许在京师比较好找,毕竟庞雨也不知道几个京官,或许这才是吴昌时要进京入仕的原因。加入这个联合阵线,对庞雨无疑是极为有利,这个阵线如果形成,就是京师最有力的政治力量,不但银庄能得到他们的扶持,从此在朝中有了依靠,在地方行事

就更加便利,而且并不需要他亲自去勾连其中的复杂关系。想到此处庞雨对吴昌时拱手道,“天如先生为百姓竭尽心力,下官虽为武人,但这等为国为民的大事上也不能袖手旁观,若是此可靠之人终究入朝,下官一定于用

兵之处全力相助。”

吴昌时需要的就是这句话,不由露出欣慰之色,旁边的阮大铖也有点激动。庞雨却接着道,“来之先生为天下太平不辞辛劳,下官虽敬佩却帮不上忙,不免心中有愧,在此略作弥补,先生在京师为此时奔走时,难免有需要请托用度之时,

大江银庄京师分号不日开设,在下为先生存下二万两,由先生任意支取,算在下为天下百姓也尽一份心力。”

吴昌时和阮大铖同时露出惊讶的神色,即便在京师官场,二万两也不是个小数,庞雨竟然说拿就能拿出来。庞雨除了想对这个联合阵线投资之外,其实更看好吴昌时这个人,如果这个想法是由他提出的,说明此人既能隐忍又极有政治能力,而且自己是武官,与他绝无

任何官途上的竞争,以后大有合作的空间。吴昌时恭敬的对庞雨拱手,“吴某代天下百姓谢过将军高义,此一去山高水长,但吴某定然会时常与将军互通消息,你我文武协力,早日匡扶朝正,解天下万民于

倒悬。”

……

南京桃叶渡上,庞雨缓缓行走在绿茵之中,庞丁在侧亦步亦趋,身后五六步外则有几名护卫。

沿途花树参差,右侧多是当地百姓住所,院门多用竹扉装饰,尺寸空地亦种有花树,院墙之上竹梢轻摇,外观看去也颇为精致。

前方绿树掩映之间一条石板小径,正是通往眉楼的,不过庞雨并未往那里去,径直往前进了一条弄堂,在里面左侧第一家门前停下。小院外墙用青砖围砌,砖缝见有细微的青苔,墙头上有竹梢冒出,门板已经有些年月,纹路的颜色已经变深,但上面的铜环是新换过的。用铜环敲了几声之后,

里面传出周月如的声音。

“是谁?”

庞雨在门外道,“我今日要返安庆,来问问你有没有什么顺路带的东西。”

门吱呀一声开了,周月如出现在门口,她看看庞雨道,“谢过大人挂怀,没什么要带的。”

庞雨没等她邀请,径自往里走去,周月如让开在一边,看着他走到院中。庞丁站到门口,示意后面的护卫不必跟进去。院中面积不大,除了两间正屋,就只有东厢有一间,房屋虽小却精致,地基都用条石抬高了一截,在屋檐下也有条石做成的回廊,正屋前种了两株桃树,枝叶还

比较茂盛,但没看到果实,墙角则种了一从斑竹。

“桃子都摘来吃了?”

周月如似笑非笑的道,“桃子熟过了,不摘自个也掉了。”

庞雨知道她在笑话自己不懂农时,自然也不生气,见院中有个竹椅,正准备坐时才发现没有其他椅子,当下只能站着。

周月如将竹椅搬过来,“大人今日要返回安庆,不去收拾行装,怎地还有空来奴家这里看破败小院。”

庞雨没有去坐,“听闻你今日正巧旬休,我忽然又想起一些贴票和银币的事,便来叮嘱两句。”

“倒不是正巧,特意今日休的,大人有什么话就吩咐吧。”庞雨笑笑道,“这个,我想来想去,大银币就按一两适宜,毕竟百姓都习惯了如此,不必照搬西班牙人的八钱二分,另外要注意贴票的生产速度,短期内要在沿江

铺开,产量不能小了。”“大人定了大银币重量,那其他小币就好定了,便按五钱和一钱做,就不用改来改去了。贴票的事工坊那边已经说过了,第一批照两百万两发出去,也就是几种面

额算下来不足十万张,工坊做来不难。”

“那就好,这两件事对安庆营万般紧要,还请周姑娘多费心。”庞雨说完环顾一番院内,“此处确实比码头上清净,只是你单独住在此处,不知周围可太平。”

“这左近的人大多在秦淮河边营生,比他处有钱些,一向也都太平。” 庞雨转了一圈,没有去坐那把唯一的竹椅,而是直接在屋檐下的条石上坐了,“眼下太平是因为银庄以前只存银,官贷这类赚钱的生意没碰,跟城中其他银庄各走

各的路,码头也没有按扬州那么干,南京的船埠头比扬州的有力得多,以后冲突难免,你管着最要紧的贴票,安全也不可大意了,我会让刘若谷安排的。”周月如没有在他旁边坐下,只是看着他,“南京城中再不太平,也就是些小偷小摸,倒是大人返程,免不得又是刀山血海,万请自个保重,不要分神挂念奴家这点

小事了。”

庞雨不置可否,又扫了一遍小院,才发现墙边的角落处,还砌了一个花台,里面种着花草,颇有点小资的味道。

“我打算把现在跟着你的人抽出来,在银庄中开设一个票币房,负责制造贴票和货币,是归属本官直领的,你是愿意继续主理这票币房,还是……”

“奴家愿意主理票币房。”

周月如说罢静静的看着地面,院中一时安静下来,庞雨抬头看着墙角的青竹,笑笑后起身道,“有周姑娘管着我也放心些,那我走了。”

周月如立刻接道,“祝大人和夫人返程平安。”

庞雨对她挥挥手,带着随从径自走出小巷,从桃叶渡到淮请桥不远,庞雨走得不快,庞丁跟在旁边没有说话,他知道此时不是说话的时候。

突然听得庞雨的声音道,“这次回去,你也跟着本官每日操练。”

庞丁愣了一下,“少爷真要打鞑子去?”“鞑子这次怕是打不到的,等我们走到京师他们早出关了,但终究也是要打的,倒是流寇那边,方孔炤另有一个计划,各部官军勤王走后,安庆营只留下沔阳港一千人,咱们暗地另派一支人马,以水军的名义隐伏于荆门附近,只等张献忠露出叛迹,便给其雷霆一击。”庞雨边走边道,“这计划比余应桂可靠,但最大的毛病是缺骑兵,恐怕我就不能把骑兵全带走,要留下一些在湖广,但这计划仍有许多要完善之处。也就是说咱们既要打建奴,也要打西营,安庆这边还要准备清剿英

霍山区,拿下英霍山区,可以从这里控制三省之地,方孔炤帮咱们下了一步好棋。”

庞丁笑道,“少爷你到底是安庆副总兵还是三省总督?怎地哪里都得靠你。”“打鞑子就不止三省总督了,北直隶也督进去了。”庞雨叹口气,“无论江上生意做得多好,若是战场上丢了身家性命,一切都成了空话,来南京前各部就开始强化操练,现在大战在即,本官更要以身作则,你也不要把自己再当个随从,跟在我身边难免要上阵,多练一分就多一分保命的本钱,宿松一战击溃流寇最强各营

,军中近来也有些懈怠,需要再提醒了。”

“少爷说练,那我便练就是。”

“你早晚要独当一面,在军中没有点资历,说话是没人听的。”庞丁只得又应了一声,当下又跟庞雨闲聊几句,看着少爷的心情似乎又恢复如常,此时两人已经走回淮请桥,银庄外面候着一长排的马车,马车旁还站着些人,

不少还是女人和小孩。

庞雨停下问道,“这一批也是回安庆的?”

“是扬州和苏州招募的银庄帐房家卷,都要送回安庆。”

庞雨远远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刘慎思怎么也在?”

“刘慎思的家卷亦要送回安庆。”

“和州那个女人?”

“就是和州那女人,还有她生的儿子。”庞雨点点头,这些人其实就算是人质,此时无论银庄还是商号,凡是需要接触大笔银钱的大多如此,刘慎思就更不用说,当着时报的总编,虽然报社里面其他人是庞雨的,但这些人基本都不懂报纸,到底刊载什么还得刘慎言说了算,这位置还是十分要紧的,而刘慎言和州屠城后没有其他亲友,总算等到生了儿子才凑齐

人质。庞丁过来低声问道,“现在安庆养了不少这类人了,家卷送去还不能薄待,又怕沿山地方有流寇,只能在府城里面寻地方住,去年中军为百总以上军官买房,工坊、银庄里的人亦在各自买房,府城里面房价已经涨了五成,城外的涨了三成,马上沿江的银庄开下来不下二十个分号,一个分号少说七八个帐房,还有掌柜副掌

柜,还有武昌、南京、苏州、扬州四处赌档里面人也不少,这般买下去,怀宁府城的房价便要涨一倍了。”“这些人不用上班,就不必安放在府城。”庞雨想想道,“望江或者枞阳选一处……那便枞阳好了,此地只有桐城过来一条大路,有水师十一艘船,两个局的陆战兵

,还有暗哨司的司学,比其他地方稳妥。”

庞丁低声道,“枞阳合适,说起来这个暗哨司学里面,实际也关着人的,少爷是不是忘了。”

“什么人?”“就是那些还有用,又不能让人知道的的。”庞丁压低声音,“陈仕辅的幕友和传信人,浦子口见证杀长家的流寇,宿松见证杀长家的流寇,俘获的大长家婆子和

子女,都关在司学后面的几个宅院中。”

庞雨想想道,“你说了我才想起,暗哨司上过密呈,看过便忘了,这些人都要紧,万不可走脱,你既然提起,回去时让袁正加派些人手,必须看管好了。”

……

桐城枞阳镇暗哨司学,烈日当空似乎也无法穿透里面的重重高墙。

其中一座特别宏大,院中有一个宽阔的空地,里面还特别设置了假山鱼池,周遭遍种花树,两侧还有别院,右侧别院一处房屋中,升起阵阵的炊烟。

满头汗水的莫琦云脸色红红的,两手拢在一起,从别院中匆匆走入院落,进入了东厢的巷道中,巷道两侧都是房门,她走到第二间前面敲敲门。

邱明翠拉开门,莫琦云飞快的进屋,两手从袖中伸出兴奋的道,“两碗燕窝羹!”

邱明翠连忙接了,“小声些,别让人听到了。”

“听到又怎样,都是我教她们做的,当个师傅还不能吃点了怎地。”“还是长得好看的能耐。”邱明翠有点气恼的道,“我们这一伙丑的,都不叫烹饪,就是去大厨那里帮厨,都是教的怎生作豆腐、做蒸饼啥的,没说也学做点燕窝

。”

“谁说你丑了,去大厨帮忙都不愿去,你都帮别人去做了,大家都夸你呢。”

邱明翠看了看莫琦云后道,“咱们这女学吃住学都在这院里,我就图着能出去走走。”

这时一团毛绒绒的东西窜到脚边,莫琦云又摸出一个皮囊,“寿儿快过来,给你带的好东西来了。”

那只小猫乖巧的跳动几下,等皮囊一放到地上,就过去大嚼起来。

邱明翠指着猫道,“又拉了一泡,屋里味道可大,别是吃这些鱼肚吃坏了。”

莫琦云过去爱怜的摸着小猫的背毛,“吃了才长得漂亮,是不是寿儿。”

邱明翠嘿嘿笑了一声,自顾自的走到窗前准备吃燕窝羹,突然蹲了下去,转头对莫琦云道,“德师傅来了。”

莫琦云半蹲着来到窗前,只露出眼睛往外看,那位德师傅正在院中,站在一具木制的人靶的颈项处查看。

“不是还有一会才上课么。”莫琦云不由一拍额头,“糟了,德师傅在查看有没有人练小刀,我昨晚忘了。”

“我帮你记了。”“下次帮你多带两只好吃的鸭蹼。”莫琦云吐吐舌头,“你说德师傅这么老了,怎地不在家带孙子,还跑来教我们这些打打杀杀的东西,这几日专教授小刀课,光

照着要害去的,我听来都怕,不想练。”邱明翠端起碗喝了一口,“怕不是没孙子带,我听大厨的人说,德师傅是一个人来的,从来没人提过他有儿女啥的,连个老婆子也没有,但他是真厉害,那些丘八

家丁也比不过他,不知道以前干啥的。”

莫琦云点点头,又摇摇头道,“我没见过丘八家丁,不知道谁厉害,你见过丘八家丁么?”

邱明翠端碗的手略微停了一下,“以前在老家,见过当官的从我家门前过,他身边的可不就是丘八家丁。”

莫琦云哦了一声,眼睛看着外面,德师傅头上的银发在烈日下不时闪动,“老了一个人,还要这么劳累,德师傅也苦的。”

她停了片刻,转身端起自己那碗燕窝羹出门去了,邱明翠赶紧跑到门前低声喊道,“你别去,他不会要的。”

莫琦云来到院中,德师傅已经查看到第三具木人,她走到德师傅身后犹豫了一下道,“德师傅。”德爷缓缓转过身来,见到莫琦云之后神态温和。莫琦云有点心虚,低头看到手中的碗才想起来,赶紧两手举起,“这是小厨做的燕窝羹,专给德师傅多留了一碗。

德爷眼神在碗上细细打量一番,并没有立刻去接。

莫琦云略有些尴尬,只得把双手又举了一下,“妈妈说过授艺如父母,师傅授艺辛苦,这是学生孝敬你的,德师傅就把我当作个女儿吧。”

德爷木然的眼神微微动了一下,莫琦云正要再说,腿上忽然痒痒的,她赶紧低头一看,只见寿儿不知何时出来了,正在腿上蹭。军中条例是不许养畜生的,除非是登记在册的,司学管得不严,但莫琦云平时仍小心翼翼不让寿儿出来,免得被别人举告,现在竟然被德师傅看到,不由后悔方

才出来时忘了关门。

但德师傅并未多说什么,反而伸手接过了碗来,莫琦云腾出了手来,赶紧抱起小猫。

德爷细细的品了一口,微微的点头表示称赞,苍老的面容上始终带着一丝慈祥。

他看着那猫温和的问道,“这猫是何处来的?”

莫琦云抚着怀中的花猫,有点胆怯的低声道:“狗洞边拾到的,不知哪里来的,看着它可怜,奴家便将它养了。”

花猫慵懒的伸伸脖子,用脑袋在莫琦云手臂上摩挲,莫琦云都嘴道:“见到德老师了不知道叫师公,要打屁股了。”

花猫慵懒的盯着莫琦云的脸,喵喵的叫了两声。

德爷眯眯眼道:“你可是很喜欢猫?”“回德老师话,小时养过一只,后来大些了,娘说万一被抓了脸破相,便不准再养,心里一只便欠着,前些时蒋寿姐姐走了,多亏它陪我,所以给它取了个寿儿的

名字。”莫琦云说完满是慈爱的盯着怀中的花猫。

德爷难得的笑了一下,“老夫也喜欢猫,养着的时候一刻也不愿丢。”

莫琦云抿嘴笑道,“学生也是的,它本就缠人,上课留在屋中吧又抓烂被子,头痛得紧。”

“看你也是爱得紧,那便带来课堂吧。”

“真的?”莫琦云兴高采烈,“谢过德师傅,只是不耽搁师傅授课么。”“不耽搁,摇铃上课。”老德说完转身往课室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在点家文里女装神级进化:从一株草开始无敌快穿之炮灰的开挂人生苍生道歌女神的超级赘婿树洞,我是抱错的QwQ攻心为上:穆少诱妻成瘾重生之日本努力家两界穿梭门我的前夫是总裁大人
相邻小说
名校养成系统超级上门奶爸我是NBA守门员华娱从1998开始帝逆洪荒异界的特殊勇者传说道易天下网游之虚数傀儡师大梦生活LCK的唯一男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