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饭团探书移动版

m.fantuantanshu.com

第四百一十章 要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入夜后的雨眠楼中已然闷热,身穿陆战兵短褂短裤的庞雨斜靠在围栏边,用一把蒲扇使劲挥动,扇来的风仍是一股热浪,庞雨怀疑散去的热量还不如摇扇子产生

的,所以才越扇越热,心头不免有点烦躁。楼外的秦淮河中灯火蜿蜒,一片盛世景象,这一段秦淮河道不宽,灯火映照之下倒能看得七八分明白,画舫经过之时,船舷边的女子团扇轻摇,亦在向岸上张望

,有些女子见到庞雨之时,用扇子遮着嘴发出轻笑。

“长得帅也是种麻烦,太引人注目了。”庞雨无奈的叹口气,转头回到座位,抬头看向对面的江帆道,“方孔炤答应了,有了水师驻泊,漕帮就好办事了,武昌往下三个港口,加上九江就是四个,本官不

但要江面,更要码头,一个月之内这些港口必须控制。”

“湖广三处拿下码头应当不难,只是牙行和地方官府,一月之间怕是……”

庞雨平静的打断道,“一个月之内”江帆立即住口,庞雨盯着桌面停顿片刻道,“大江上做行商的,多少有些背景,若是平日突然开始全线清江,容易被告到御史那里,等建奴入寇之时,朝廷只会关

注边墙,这是个好机会,那时安庆水师清江,漕帮控制码头交易,就无人理会了。建奴最多两月之内就会入边,所以你只有一个月。”

“属下明白了。”江帆看看庞雨道,“方军门答应得如此干脆,可是有其他图谋?”“方孔炤定下四个地方操练乡兵,荆门府、麻城、蕲水、随州,还要本官在谷城至少保持一千兵马,但谷城这个地方本官原本就没打算放弃,所以本官也应承了,另外他还提了一点。”庞雨思索着道,“在张献忠复叛之前,方孔炤想让本官和他一起围剿英霍山。本官细细想来,他说得有理,以中原而论,襄阳南阳为枢纽,但以三省而论,英山霍山实为流寇周转之地,一旦官兵追击则速遁入山躲避,入则数百里不知所踪,出口千渠万径,出山之前不知其从何而出,若是能切实控制

英山霍山,流寇就失了遮蔽周转之处,于遏制其流大有裨益。”

“麻城、蕲水、随州皆在沿山之地,方军门操练乡兵之地便可看出,他要严防英山。”

“听说他精研九边形胜,看来确实比其他文官更懂兵。”

“只是如此一来,大人要多练一支兵马用于山中。”庞雨肯定的道,“只要有必要,多一支便多一支,只要控制住英霍山区,不单安庆稳固,湖广亦能稳固,我们为何要控制江面,武昌往下游最重要的贸易,就是粮食。湖广、江西是主要产粮地区,如果粮食产区被破坏,贸易量会大幅下降,所以湖广是我必保之地,方孔炤既提出,那本官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眼下方孔炤

有求与我安庆营,漕帮可在湖广放胆行事,江上为第一要务,这是咱们的根本,其次是西营,然后才是京师。”

说到此处,庞雨停顿一下问道,“此去京师,你见过冯铨和董心葵,冯铨不必说了,董心葵此人是否有用?”“有用,此人虽是个白身,在京师官场交游广博消息灵通,在京官之中颇有信誉。其待人豪迈,无论得势失势一律以礼相待,得势之人的财物交予他,由他送回乡以避人耳目,途中丢失的他一律赔偿,遇到罢官破落的,董心葵也赠与盘缠,十余年来一向如此,是以京官人人皆信他,放心托他运送钱财珠宝,董心葵从江南时报知道大江银庄,愿意与大人合作便是因大江银庄已有五处分号,在下告诉他马上沿江皆可取用,董心葵只要在京师存银,便可以免了长途运送银两的风险,

京官在南方随处可取,他可得便利,官员则有利息可拿,咱们亦多了存银。下官以为银庄有董心葵相助,是最佳之选。”

庞雨点点头,董心葵这个人他虽没见过,但已经听过很多次,连他一个远在南直隶的武官都能耳闻,已经说明此人在京师的地位。“十余年来一向如此,这就叫信用,董心葵想提成咱们答应他,通过他存一笔银子就给一笔,若是他要在京师合办银庄亦可,此事你不再管,由刘若谷派人去谈,冯铨那边是宫内的路子,同样也是如此。京师是钱权汇集之处,钱财交易频繁,银票汇票贴票都有用武之地。各位大人都是流官,老公也当不了一辈子太监,总

归是要回家的,最需要可靠的流通渠道,京师存银绝不会少于江南,等他们习惯了利息是不会轻易取现的。”

庞雨略有点兴奋,缓缓起身来到栏杆边,河中传来丝竹之声和女子清唱。“京师是要紧之地,但暗哨营就不能按江上这般行事,不能让人知道本官派人在京师打消息。张麻子之下,必须有当地招募的头目,张麻子绝不可直接与谍探联络

。”

“小人理会得。”

庞雨吸一口气,“特别是宫中那条线,只能单线联络,中间多转两次也无妨,绝不能让人知道与安庆有关。”

江帆沉稳的道,“属下已有安排,宫中那条线实际尚未进入,大概要八月九月才能入宫,开初只有两人。”“这些人放进宫去,用不了冯铨的依仗,恐难有什么地位,暗哨司在宫外要提供些协助,他们才好办事。” 庞雨前方的秦淮河上画舫往来,水面一层层明亮的涟

漪向他涌来,“北方其他各处如何安排的。”“按大人的提点,情报点从京师往九边扩展,首要在辽镇,此次选定的方光琛,就是董心葵提供的消息,方光琛托他运送一批银两和珠宝,他到南京便是接这一笔

银子,由此我们才能提前安排女探等候。”

庞雨笑了笑往左侧的内院看了一眼,那边颇为幽静,听不到丝毫喧嚣,“听闻今日他也在雨眠楼。”

“这是他第二次来了,特意要那女探作陪,属下以为他已有意为那女探赎身,若此事成行,便是暗哨营首次办成此等差事,以后辽镇的消息便不缺了。”庞雨没有问那女探的姓名,只是对江帆勉励道,“此事办得甚好,暗哨营毕竟不是漕帮,不能只懂得打打杀杀,获取情报才是暗哨营头等要务。可还有其他重要消

息?”

“南京和扬州城中有消息说,各处开钱庄和典铺的徽商正在勾连,要派人去见刘若谷,让大江银庄不要做官贷生意。”庞雨只是嗯了一声,之前南京和扬州的钱庄和典铺基本是徽商在经营,大江银庄开设以后主要揽储,而徽商主要放贷,双方的生意并无冲突,现在刘若谷开始放

官贷,这些徽商应该是对大江银庄的规模感到畏惧,担心官贷业务被抢。

“他们若只是派人来谈判,刘若谷知道如何去谈,你们留意着是否有人想动粗便可。”

江帆迟疑一下又道,“还有一事,南京城内复社有人串联,想要齐攻阮大铖,听闻已拟就一份公揭,但尚未张贴,内容未打听明白。”“公揭?”庞雨皱皱眉头,公揭其实就跟官府贴的告示一样,写好了在人多的地方张贴出去给大家看,庞雨在桐城民乱的时候贴了一整个下午,似乎也并无什么作

用。

“这有何用?”

江帆也是干过这事的,当下也摇摇头道,“小人也不知,估摸着这些士子也无其他法子。”

“复社与阮大铖不对付也不是一年两年,怎地突然要写公揭,领头的是谁,他们为何要攻阮大铖?”

“领头是吴应箕,但背后鼓动的是周鑣,至于为何如此,尚未打探明白。”贴公揭也就只是败坏对方的名声,阮大铖与周之夔不同,周之夔当时是掌印知县,复社搞公揭攻击他能有影响,但阮大铖一介白身,连一官半职都没有,名声本

就没好到哪里去,南京也不是京师,这公揭似乎影响不到他什么。若是有人贴公揭骂庞雨,庞雨根本就不会去理会,压根也伤不到他分毫,怎么想来也无用处,他思忖了片刻仍不得要领,江帆见状补充道,“主要是在眉楼中听来

的,属下也不知此事是大是小,只是我们如今多有依仗阮先生,大人既问起便一并说与大人听。”

“阮大铖可知道?”

“复社众人并未隐藏行事,阮先生应是听闻了些风声。”庞雨想想之后道,“吴应箕这群人,做事向来无甚头绪,许是心血来潮而已,不外跟阮大铖的意气之争。明日本官要与阮大铖去见吴昌时,若是他不说,我也就不

去过问了。最后还有一事,你派人在徐州码头准备两千人用一个月的粮草,两千人,两千马匹,临清储备半个月。”

“大人准备去勤王?”庞雨点点头,“我们跟各方交易最大的筹码,是安庆营的武力,今年建奴入寇在即,朝廷应对无方,本官原已不打算与建奴交战,但大江中游全线拿到手中,贴票

发行在即,实在需要一个拿得出手的筹码,本官思来想去,也只有打一打清军了。”

“大人上次说,建奴入寇就一两月时间,亦是说一个月时就要调头,大人若是从安庆出兵,一个月赶到北直隶,恐人困马乏不堪大战。”“建奴出关时钱粮子女都到手了,又走了上千里路,同样是不堪大战。咱们能打一下他兵尾便打,若是他势大就不打,只要咱们去走一趟,时报上总是可以写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女神的超级赘婿神级进化:从一株草开始无敌两界穿梭门重生之日本努力家树洞,我是抱错的QwQ快穿之炮灰的开挂人生在点家文里女装苍生道歌攻心为上:穆少诱妻成瘾我的前夫是总裁大人
相邻小说
名校养成系统超级上门奶爸我是NBA守门员华娱从1998开始帝逆洪荒异界的特殊勇者传说道易天下网游之虚数傀儡师大梦生活LCK的唯一男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