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饭团探书移动版

m.fantuantanshu.com

第三百八十二幕 举世之名 I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刺耳的防空警报响彻艾音布洛克。

许多人正不知就里地走出门,抬头看去,蛛网一般交错的钢梁衍架之上,运行的魔导轨道车不知何时已经停了下来,巨大的机械臂正将它们推向一侧,悬挂在另一条备用轨道上。

车上的乘客正通过紧急通道疏散,争执着,申斥着面前一脸面无表情的银盔骑士,但巨大的轰鸣声盖过了每一个人的声音,人们正回过头去,看着另一条轨道上一列列悬挂装置正通过钢轨飞速运输。

那些挂钩下悬挂着一座座灰白外表的构装体,高大厚重,身后背负巨盾,钢铁长枪插入巨盾之下。其中有一些正在脱离,当装置打开时与轨道摩擦飞溅出大量火星,构装体背后喷出绚丽的青色风流,飞向前方。

两台构装轰然坠地,身后的卡销打开,巨盾自动沿着轨道滑至它手臂上,发出一声闷响。震得负责操控的战斗工匠一顿,他将与魔导手套相连的操纵杆向下一压,“蝎尾狮4组到位。”

大盾轰然插入地面,液压支撑柱从大盾之后弹开,钉入地面,一片碎石飞舞,卷起的气流顺着高大的构装体双足之间绕开,形成涡流。

笨重的构装向前推进,举起手中巨盾,带着杂音的通讯在频道之中交织着,“蝎尾狮1组到位。”

“蝎尾狮2组到位。”

人们仰着头看着那些巨大的战争机器经过天空,令光线一暗。

巡查骑兵倾巢而出,但他们只是负责驱散街上的行人而已,尾随其后是一批身穿灰甲的重装骑士,“战争骑士,”艾音布洛克的住民们讶异地看着这些肩负鹰徽的骑士,“驻扎在艾音布洛克的工程兵团出动了,难道是真出什么大事了?”

但战争骑士并不仅仅只是帝国军团的工兵,他们更负责一场战役的主要攻坚工作,与工事构筑,要塞坚守,可以说他们是除帝国野战兵团最精锐的力量。

灰骑士们构筑起防线,身穿漆黑盔甲的帝国士兵立刻接管了这些街垒,市民们透过窗户看着这支陌生的军团,但对方身上透露出的气息无一不是百战精锐。

每五人小队便配置一台中型构装‘胡蜂IV型’,以火力封锁街口,一个大队配置一台风骑士,火力班组配置‘灰盾’与‘蝎尾狮’,身穿同样黑色大衣的战斗工匠与作战单位一同出现在前线,于士兵环绕之下。

头盔上带着长长翎羽的骨干技术官正拿起通讯水晶,汇报道:

“阿来尔丁大道已封锁完毕。”

无数以太传讯正于艾音布洛克上空交汇:

“十七号街封锁完毕。”

“钟匠分街封锁完毕。”

“平民区已位于监控下。”

技术官放下手中的通讯水晶,回头看去,放眼望去阿来尔丁国王大道上正一片大乱,巨大的构装体缓慢向前推进,黑衣黑甲的帝国军士兵紧随其后。

市民们纷纷退让,用惊恐的目光看着这一幕,这是又要开战了么,和谁开战?

但将视线扩大到整个艾音布洛克,街区沿着蛛网一般的道路展开,无数同样的场景正在上演,战争构装架起巨盾,封锁了一条条街道,帝国黑军正沿着不同的街道向城市中心开进。

他们头顶上是无数交错的轨道,一列列运载装置正沿着这座工程要塞各个既定好的路线运送至前线,这座修筑于巨人战争时代的要塞正在一点点苏醒过来。

钢铁的城市被注入了生命。

移动火炮系统正从掩体之下缓慢驶出,战斗工匠在轨道上挥舞着手,令庞大得惊人的炮口在机械摩擦声中转向空港方向,他们高声喊着口令,“1407,方位4,打开保险——红色警戒。”

工匠们戴上魔导手套,弹下目镜。

更多的人正从营区奔跑而出,冲向各自的岗位。

而哨兵抬起头,然后便看到了一幕奇景——与空港钢铁天空塔相对的方向,工匠总会所在的地方,无数星星点点的光芒正在升上天空,一齐向着七号与九号港区的方向飞去。

钢铁巨塔上的航标灯打开,一列虚空的光轨浮现在天空之上,帝国的战舰正从港区之中缓缓驶出,一艘一艘地驶离港口,并在天空首尾相衔,形成战斗队列。

“那是战斗工匠!”

“帝国舰队,帝国舰队也出动了!”

四叶草大道。

冒险者公会中一片铃声大作,不同任务区的负责人正纷纷冲过人群,脸色带着焦急的声音,他们经过柜面,在那些排成长队的帝国选召者面前挂上‘任务休止’的牌子——

在对方愕然与不满的目光注视下,冒险者公会中所有交接的任务都同时中断,水晶投影的光屏上一片血红——闪烁了一下之后,一排排带着【紧急】前缀的任务从光屏上由上至下如同瀑布一样淌下来。

“区域任务!?”

“是区域任务,看,战争发布令!”

“帝国开战了,怎么回事,艾音布洛克平原怎么会有战争任务发布?”

“是帝国进入全面战争状态了么?”

“太好了,和谁?”

在短暂的交接之后,一批新的工作人员出现在柜面前,选召者们敏锐地注意到那些身穿黑甲的帝国士兵封锁了各处。

不到一刻钟,第一批领到了任务的选召者已经从四叶草大道四散而去,带着不同的任务而去,但那些任务中大多没有指明他们的任务目标,只是要求他们配合帝国军封锁街区。

或者抓捕罪犯。

不过选召者们早已见怪不怪。

而与此同时,正在转播大陆联赛的两界通道三十多个直播流同时切断,所有的直播间内变得一片漆黑,人们面面相觑,他们倒不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而是心中共同冒出一个念头来——要出大事了。

流浪的马儿看着自己直播间内一片喧腾,内心却难以抑制地安静下来,他看着自己打泼的咖啡顺着桌沿流下,水珠在微重力环境中沿着光滑的地面飞腾,与尘埃混合在一起,旋转不已。

他忽然之间想起自己还有几个业界朋友,有人而今正在艾音布洛克进行那场大赛的采访,他赶忙打开了自己的个人终端,拨通了其中一个人的通讯号码:

“马儿,帝国军封锁了每一条街区,”那边传来的声音嘈杂无比,但仍可听清人声,“现在他们不允许进行任何转播,我可不想丢掉这份工作,这你就别想了。”

那人回头看去,看着那高大的战争机器缓缓开过街区之外,“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一点,你那几个朋友和帝国军打起来了,他们正在和帝国开战。”

他们和帝国军打起来了?

他们和帝国开战?

流浪的马儿好像在听什么天方夜谭——冥女士呢?布丽安公主呢,难道她们没有阻止吗?

……

洛羽与来拉背对而立。

赛场上早已是一片大乱,罗夏贝第学院广场周围上的人群早已逃了个一干二净,剩下的也只有交战的双方,星与月之塔的术士们已经直接接到了来自于议会的指令。

不需要中年男人再督促,他们也自动组成一个人环将场中两人环绕起来,以一道道法术展开对攻,只是他们手上的法术无不在那位名叫‘来拉’的少女手上消弭得一干二净。

法术对她根本无效。

任意一道法术只要进了那少女两三尺范围内立刻自动消解,她将手一划,那法术的咒文形式立刻出现在她手上,然后下一刻又出现在洛羽手上。

对方随手丢回来,就足以令他们一片人手忙脚乱,来拉眼中闪烁着明亮的光彩,那不正是她所希翼的一切,当一切以太回流于光海的脉流之上,而她,正是一切法术的执掌者——

人类羸弱的身体与灵魂令他们无法适配元素世界的风暴。

但有人生来便是为此。

妖精拥有元素一般纯净的灵魂。

而少女的灵魂本身,就是元素核心。

她甚至并不需要懂得法术本身,只要洛羽了解的咒语,便自然通过星轨分享给她;

她也不需要操纵以太,因为魔力的汇流正通过元素使的魔导手套与她的元素核心紧密相连,强大的无属性魔导炉正将以太源源不断地输送向两人。

正如同战斗工匠,与他的法术人偶。

而人们所掌握的解咒方式,相关于他所修习的学派,而在一个艾塔黎亚一个众所周知的常识是,一个人通常不能兼修三个以上的学派法术,而这其中不能包含一个以上的对立学派。

但洛羽和来拉随时可以切换对立学派。

当洛羽开始使用召咒法术之后,少女自然而然切换到预言学派,当洛羽使用水系元素塑能法术时,来拉便一手施展地与大气系法术,而反过来她施展大气系法术之时。

便将火系法术的能力共享给洛羽。

于是魔导士便在这样的情景之下具备了全元素系法术的施法能力,也具备全学派的解咒能力。

而且洛羽发现来拉因为其本身便是法术容器的原因,对于法术的底核尤为了解,在解咒上异常熟练。到了后来他干脆将防护工作完全交给了少女,自己只攻不守。

于是便出现了星与月之塔术士们所见到的那一幕。

“解咒,”术士们慌乱地喊道,“解除他的法术,用迟缓术减慢他们的动作!”

但洛羽将一道火蛇之牙的咒术手势隐藏在风刃之下,令两三个星与月之塔的术士解咒解了个空气,他将手一点,一道火蛇从手中窜出,张口向其中一位术士咬去。

而对手的迟缓术还没丢出,便已经为一旁的来拉反制,蓝色的咒文还未在两人头顶上生成降下,就已经为一道射线击中,土崩瓦解。

那术士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被火蛇卷了个正着。

其他人也无心恋战,纷纷向后退去,有人使出一道风刃,一道火失,但被一一反制,洛羽将一个石化与一道风刃丢还回去,将一记射石术夹杂在风刃的飞沙走石之下。

那边很快传来惨叫声,又倒下一人。

旁边魔导院的导师看着这一幕顿时心神所丧,吓得丢掉手中的魔导杖转身夺路而逃。

洛羽口中不停,举起魔导杖升起一道潮汐,巨浪形成巨鲸排山倒海而至,将一众魔导士、秘法卫士冲得东倒西歪,那些人连连后退,但踏入泥水之中忽然向下一沉。

“托萨泥沼术!”

在泥水之中的挣扎的魔导士们惊得魂飞魄散,对方又是什么时候夹杂了这么一个法术,但有人立刻发出惨叫声,举起双手,手心鲜血淋漓,“啊啊,泥沼下面有冰锥!”

来拉看着这一幕心中怦怦直跳,“洛羽先生。”

“专心。”

洛羽将手中魔导杖向下一击,一道波纹顺着泥水蔓延开去,头也不回地说道。

少女看着他,认真点了点头,这就是魔法的力量,那位大魔导士,她的父亲所追寻的力量。

相比起来,那些术士们根本什么也不是。

但她这倒也是错怪了那些人。

他们这些出身于象牙塔之内的魔导士又参加过多少战斗?

与选召者的魔导士不同,与洛羽这样经历的人更是不同,从艾尔帕欣到南境,到尹斯塔尼亚,到北境一战,哪一场战斗对于他们来说不是生死之战?

那些战斗甚至还要远远超过一般选召者的认知。

就连超竞技的比赛,有时候残酷程度还要远远不如。

大多数选召者第一次见识那样的战斗,还要追朔到拜恩之战,但那已经是快十五年前之前的历史,丝卡佩、魁洛德他们这批选召者一一退役之后,新生代的选召者对于战争的认识,往往起源于第二世界。

但能经历那样大战的人,第一世界寥寥无几。

洛羽不过稍加指点,海恩一行人便在布丽塔带领之下轻易杀入决赛阶段,但事实上,那些只是皮毛而已。

比赛用不上许多狠辣的法术,学院生往往也不需要那样的手段。

但此刻不同。

闪电沿着泥水升腾,很多人都在泥沼之中被烧成了焦炭,从外围赶来的秘法卫士看着这一幕,看着场中站着的来拉与洛羽两人,一时竟惊得停下脚步。

场上除了还留下七八个星与月之塔的术士精英之外,其他人早已逃了个干净,而更远的地方,才是围成一条线的罗夏贝第学院的守卫,议会的秘法卫士。

上百人踌躇不前,一时竟不敢近身。

人们不由向一个方向看去,寄希望于那里的两位大人物会出手——事实上从之前开始,那边就已经音讯全无了。

那个霍克家的大魔导士和名叫克塞尼亚的女人就好像是消失了一样。

……

在动乱发生的那一刻,还留在赛场一边的海恩等人其实就察觉了不对。

人群中先是传出几声惊呼,接着许多人便向那一个方向汇聚了过去,仿佛广场另一边发生了什么大事。

海恩等人先是一愣,不由站起来向那个方向看去,接着便看到了明亮的魔法的光辉——他皱了皱眉头,心中隐隐有些不安,抓来一人问道:

“那边发生什么了?”

被问的学院生和他们一样是占星院出身,倒也没什么不快地答道:“听说那边出事了。”

“怎么,出什么事了?”

“有个学院生好像是逃犯,议会的术士们过来抓人了。”

“学院生,是哪个学院的?”

“听说是我们占星院的,对了,就是那个霍尔芬学派的骗子。”

海恩面色剧变——这时远处传来一声巨响,爆炸的火光升腾而起——人群一阵大乱,起先向那个方向汇聚的人流立刻倒转,许多人都开始奔逃。

但他和其他人互相看了看,“我们得去帮来拉!”留下的人哪个是没胆色的?年轻人们很快达成一致,只是海恩还没来得及抬步,便迎面撞上一个人。

“拿住这小子。”

一个声音传来,挡住他的那面‘墙’便伸手一抓,将海恩按了个结结实实。

海恩大吃一惊,抬起头去,才发现拿住自己的是个守卫模样的家伙。

而不远处,星与月议会的那个傀儡议长瓦伦·富勒正在那人身后看着他们,对他们摇摇头。

“你这个叛徒!”海恩这时也顾不得什么了,冲对方大喊道,“你又想对来拉做什么?”

但瓦伦并不答他的话。

他只对自己的守卫说道:“将这些小子带离这个地方,没我命令不允许他们回来。”

他这才看向其他人,“……这里不是你们该待的地方,小伙子们……至于来拉,我会想办法将她救出来的……”

海恩一愣。

他用无比怀疑的目光看着这个人,“你说什么,你当我们是傻子?”

但那位议长也不打算和他多作解释,只向自己的守卫摆了摆手,示意对方带人离开。

……

而与此同时,人们所不知的是,霍克家的那位大魔导士此刻正焦头烂额。

在他一旁,克塞尼亚同样指节发白,一个又一个大型法术从她手中的魔导杖上施展出去,卷起的火龙与闪电几乎形成一道壁垒。

但那些所有的法术都被卷入了一个奇特的空间之中,他们就像是在一个梦境之中徒劳地挣扎,听那个冷静又好听的声音与他们讲述那个古老的故事:

“让森林分开吧,它们说。”

高大的根须从地上卷起,翻起泥浆,向两人气势汹汹而来。

根须下形成肢体与骨干,岩石形成血肉,灰白的树人拔地而起,形成遮天蔽日的巨影,抡起巴掌一爪向两人拍下。

霍克家的魔导士连自己的魔导书都开不开,只能召出自己的魔导杖,支起一面护盾,巨人的爪子拍在护盾上,护罩一闪,令半个学院都震动了一下。

一道泥浪沿着护罩四周翻开,将周围奔逃的人群掀了个底朝天,人群尖叫着,一副世界大乱的景象。

但克塞尼亚可不在意这些人,她并起两指,从指间射出一只火鸟向那个树人飞去,厉声高喊:

“不死鸟之焰!”

那起先不过是一缕火苗,但转瞬化为一片赤红的火云,如同振翅的巨鸟划过半个学院——七环法术,许多人感到头发都竖起来了,热浪从头顶上席卷而过,令泥浆干涸,龟裂成纹。

但面对气势汹汹的不死鸟的,不过只是一位娇俏的美人儿罢了,对方带着那顶尖尖的巫师帽,推了推鼻梁上小巧的眼镜片,抬起头来,看着这一幕。

巫师帽下的容貌,这一刻像极了学者小姐,只是更加成熟,目光中泛着异彩,容貌倾城。

她举起手中旅杖,一击书本:

“敬启,禁术。”

“索林龙啸。”

一率暗光出现在她的杖头。

那一刻罗贝夏第学院中的所有人都只感到天空一暗,仿佛整个世界被一分为二,一半的世界无限延伸,而另一半的世界坍缩成一点。

光幕过去,以女巫师手中旅杖为中心,一道光华霎时间切开大地,白茫茫的光芒吞噬了一切,人们只看着它以童孔之中一点为延伸,从罗夏贝第学院中间线上将整座学院一切为二。

那道光在那位霍克家的大魔导士来得及反应之前就完全将其吞没,对方手中的魔导书跌入地面,翻滚了几周之后在一团扭曲的空间之中消失不见。

然后代表着那位大魔导士的白色星光才飞卷流散,冉冉升起,汇向学院中央的圣堂之中。

而一旁的克塞尼亚只比前者稍好,但也少了一只手臂,她一只手按着血如泉涌的伤口,二话不说,打开一个空间门,向后一退顿时消失不见。

只在遁入门前的一刻,她愤恨不已地看了面前那个女巫师一眼,像是要深深记住对方的样子一样。

“你究竟是谁?”

“我从未在奥述听过你这样一位‘圣者’。”

“我?我……是龙之魔导士。”

“龙之魔导士?”

“我记住你了。”

“我—们—记—住—你—了。”

两人在意识世界的交锋不过在顷刻之间完成,女巫师看着那个消散的空间门,若有所思地举起双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脸微微有些发烫。

她才转过身去,以目光看向场上的其他人,魔导士们,学院生们,秘法卫士们,她的目光越过这些人,看向洛羽与来拉所在的方向。她目光扫过之处,所有人都下意识后退三步。

女巫师第二次举起手中旅杖。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面色大变,有人发了一声喊,于是人们纷纷争先恐后地惊慌逃离此地。

但女巫师并未在意那些人,她只是远远看着正在与星与月之塔的术士们交手的洛羽与来拉,然后举起手中旅杖,只轻轻敲击魔导书的扉页:

“接下来,送应去之人离开这里。”

她轻声开口,忽然天空中风云变色,仿佛一只眼睛正出现在那个地方,从云层之中注视着一切。

“卡尔来耶,让我所见的未来成为现实。”

“打开门扉吧,它说。”

空间扭曲着,在她身后形成一片阴沉沉的风暴,闪电交织,如同要撕裂开什么一样。

那一刻光海之中产生的风暴令所有魔导士都不由停下手来,就连洛羽也散去了手上的法术,看向这个方向。

然而他们只看到三道裂缝于半空之中开启,那之后是幽深混乱的空间风暴,那一刻时间与空间的乱流仿佛扰乱了罗夏贝第学院的周边的一切秩序。

人们看到树木枯萎,落叶凋零,四周的一切仿佛经历了时光的变迁,然而草木又生根发芽,迅速长得高大,四季变换,仿佛在一刹那之间完成。

看着这一幕的星与月之塔的术士精英只感到头皮发麻。

“超环法术——!”

人们尖叫道。

而女巫师只静静地看着一幕,将手中旅杖向下一指。

第一道门扉从洛羽与来拉头顶之上打开,它向下一沉,顷刻之间场上两个年轻人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第二道门扉在藏身于不远处的亚约身旁打开,正躲在那里的年轻人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一道无形的力量便将其扯了进去。

第三道门扉在女巫师身后打开,她目光最后于此伫留,然后后退一步,身形亦于门扉之中消失不见。

那之后一切电闪雷鸣化作无形,天空之中重新放晴,方才产生的一切幻境仿佛皆尽消弭,犹如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只留下现成的众人,星月之塔的术士们面面相觑,互相看着彼此。

看着不远处一片狼藉,并且只剩下一半的罗夏贝第奥术学院的断墙残垣。

“所以究竟发生了什么?”

那个带头的术士忍不住大声问道:

“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无人可以回答他的问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我的前夫是总裁大人树洞,我是抱错的QwQ快穿之炮灰的开挂人生女神的超级赘婿重生之日本努力家神级进化:从一株草开始无敌在点家文里女装两界穿梭门苍生道歌攻心为上:穆少诱妻成瘾
相邻小说
[综漫]辉夜纲吉你们的豪婿回来了留在你身边全球巨星从练习生开始龙凤双宝:爹地你要给力啊逍遥侯音徒我的世界:最强玩家杰东中短篇小说这样的口袋妖怪未免太凶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