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饭团探书移动版

m.fantuantanshu.com

第 256 章 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号外号外——浮世绘町的奴良组被天降胧车砸上门了!”

“重大消息!重大消息!奴良组被人上门踢馆了!”

“开盘了开盘了!让我们来赌一赌这一次打上门的家伙会被奴良组多久打出去!”

浮世绘町的奴良组在短短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里连续两次遭遇了天降之物的攻击,吸引了无数势力的注意,虽说奴良组的赫赫威名让周围那些心怀不轨的势力不敢贸然行动,但这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人这样打上门,难免让它们产生一些别样的想法,

既然有人能这样光明正大的上门去踢馆奴良组,那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呢?关东

此时,奴良组那早已看不出原来样貌的议事厅的废墟的正上方,巨大的胧车落在碎石堆上,十几只打扮的有些奇怪的青蛙从胧车上跳下,其中一个背着大竹筒的青蛙艰难的从身后的竹筒中抽出一条红毯,在身旁手臂上绑着气球的青蛙和背着破烂葫芦以及在胸口处画着歪了的腹肌的青蛙联手帮助下,红毯从胧车处滚动到奴良组众人的面前停了下来,顿时,奴良组所有人的视线全都停留在这群呱太的身上。

呱太们急哄哄的在胧车上跑上跑下,仿佛是在准备什么大人物降临的前期工作,场面一时有些混乱,各种呱呱声音混作一团。

“挚友呱,你那边的花篮呢?快点摆放好呱!”

“来了呱,一目连呱,帮忙把花篮搬出来呱。”

“啊啊啊——这个独轮车我控制不住了呱——”

“真是的呱,这样的行动一点都不帅气呱。”

“荒呱、大天狗呱、你们两个不要再继续照镜子呱!快点来帮忙呱!”

奴良组众人:......

须佐之男眼前一亮:“镇墓兽,我觉得......”

三花猫伊吹立刻跳到须佐之男的肩膀上,它那如同鞭子一样的尾巴瞬间堵住了须佐之男的嘴,义正言辞的说道:“不,小金毛你一点都不想!”

奴良滑瓢那端着酒碗的手在不停地颤抖,虽说他活了一千多年见识过许许多多的场面,但是像这种各路大妖怪集体出动的场面......他其实是真的见到过,还不止一次,在那遥远的平安时代,人妖神生活在一起的绮丽时代......

奴良滑瓢不由得回想起自己曾经在那位风华绝代的大阴阳师的庭院所经历的各种各样事情,每当回忆那段往事的时候,奴良滑瓢都不得不感慨平安京真的是太□□了,在经历了那么多次的毁灭危机后也不过是损毁几栋房屋而已,平安京能够在那个年代存活下来,还真是多亏了那位传说中的大阴阳师。

即便是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奴良滑瓢依旧能随时将过去的记忆从脑海中调动出来,只是,奴良滑瓢将面前这几乎快成为废墟的议事厅同自己记忆中那被众多阴阳师以及神明和妖怪所守护着的平安京进行一番对比后,奴良滑瓢的手不受控制地拍到额头上,整个妖都感觉不好了。

“总大将——”

奴良组的妖怪们全都围在奴良滑瓢的身边想要查看一下他的状况,不等到他们靠近奴良滑瓢便摆摆手示意这群妖怪们无需如此,他现在的心情就是想要去静一静,以及思考这群昔日的战友伙伴们来势汹汹出现在奴良组究竟是所为何事了。

奴良滑瓢:不管怎么想都完全猜不出你们这群拆迁办的想法啊!谁能来告诉老夫一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好不好啊喂!

奴良滑瓢注意到周围的妖怪们的精神都有些萎靡不振,他立刻挥一挥手制作了一个屏障将那来自胧车和海船的气息隔离开来,虽说奴良组的妖怪身经百战,有着很不俗的战斗力,但同面前这群早已不知存在了多久的妖怪和神明比起来,还是有些稚嫩,因此在直面这来自各大势力的妖怪的妖力和高天原那群神明的神力时,难免会出现身体不适的状况,不多时,奴良滑瓢身后站着的妖怪们都出现各种的不适症状。

奴良滑瓢立刻挡在奴良组的妖怪面前,他释放出妖力将这些明显是用来进行挑衅的力量全都拦截了下来,挥一挥手就将其全部打散,做完这一切后奴良滑瓢背着双手微微扬起头说道:“我说各位老朋友们啊,不过是一千多年未曾见面,这难得的久别重逢后的见面礼就是这些吗?”

“多谢总大将。”

“好强的气息,只不过是释放出的些许气息就让我们全都感到身体不适,这些来路不明的妖怪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数量如此之多的陌生妖怪,我们真的会有胜算吗?”

奴良组的妖怪们在奴良滑瓢的帮助下终于从那可怕的气息中得到了解脱,原本只是想要感谢总大将的援助之手时听到奴良滑瓢的这句话后,集体露出了一脸懵逼的表情。

奴良组的妖怪们:......酒豆麻袋!总大将!这些来势汹汹的敌人全都是你的熟人?总大将你究竟是什么时候认识的这群不管怎么看都不是什么好妖怪的家伙们啊!

奴良滑瓢的话语似乎是产生了什么作用,原本还在忙着搬花来提升逼格的呱太们似乎是收到了什么指令,瞬间将手中的东西全都朝后一丢,迈着小短腿“哼哧哼哧”跑到了红毯的两侧,一同行礼大声喊道:“玉藻前大人,辉夜大人、各位大人们,可以下车了!”

伊吹不等须佐之男开口说话,立刻用尾巴堵住了须佐之男的嘴,脸上写满了小金毛,不要想了,本喵早就看透你了,这种事情本喵表示拒绝!

须佐之男:......镇墓兽,我想说的不是这些......

伊吹:这样啊,反正已经堵住了,不如堵到那群家伙下来后再说吧~~~

奴良组的妖怪们听到呱太的声音以及看到他们的动作后便明白,这群突然从天而降的神秘团伙的真面目即将揭晓,他们全都下意识地戒备起来,这群气势汹汹突然从天而降的神秘妖怪团体明显是来者不善,因此他们全都保持着警戒,时刻注意这群妖怪们,防止他们突然发难从而造成伤亡出现。

“等等!这群青蛙刚刚喊得是谁啊?我是不是出现幻听了?”

“玉藻前啊!传说中的大妖怪玉藻前!?她居然还活着?”

“我记得那群阴阳师有过记载,平安时代的末期,大妖怪玉藻前在众多阴阳师和军队的联合下斩杀于那须野,那个地方至今都还留存有其尸体所化成的杀生石。”

“你们说的没错,传说中的大妖怪玉藻前确确实实是在那须野这个地方被阴阳师所退治,只不过,那个时候所发生的画面不过是一场大型幻术而已。”一个身着十二单衣的孩童坐着翠绿色的竹子从胧车上飘出来,他抱着两个五六岁的女孩子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奴良组的妖怪们全都注意到这个突然出现的小孩子在看到自家总大将后眼睛微微睁大,似乎是没想到奴良滑瓢的样貌会有如此大的变化,但很快就恢复正常继续说道,“平安时代末期,神秘侧在逐渐衰退,大妖怪们不想让人类知晓自己的踪迹,所以便联合当时的阴阳师家族制造了一场又一场的幻术,逐步退出了人类的世界,而那须野的那场战斗,便是如此。”

说起幻术,纲吉便想起自己那唯一的徒弟,那个时候的六道骸转世而成的雪枭同样拥有非常强悍的幻术天分,很轻松地就制造出一出又一出的大妖怪退场的画面,这些画面全都被当时围观的阴阳师记录下来,成为了大妖怪留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痕迹,而这个痕迹随着时间的流逝,在一代人一代人的传递下,逐渐成为了所有人的共识。

“这样啊,等等,你是谁啊?”

恍然大悟的奴良组妖怪们似乎是终于反应过来自己的思维完全被纲吉带着走,他们甩甩头将脑海中的想法全都抛之脑后,再一次将视线全都转向到空中的纲吉,虽然纲吉看起来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小孩子模样,但是在奴良组并没有因此而看轻他,毕竟在妖怪的世界中,外貌从来都不是评判实力强弱的标准。

奴良组的妖怪们全都能感觉出来,纲吉那小小的身体内蕴含着极为强大的力量,因此他们全都是一脸戒备的说道:“虽然这位小朋友所说的话语很有道理,但是我们也很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些事情的真相你为什么会知道?你究竟是何人?”

纲吉沉默了,他突然发现长时间不出世还是有很大的弊端,那就是现在的妖怪们居然都不认识自己了,要知道在以前的平安时代,自己的名头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哪怕是隐居在竹林的那段时间里,那些人类也依旧能够认出自己。只不过是离开日本将近一百年,这些人居然全都不认识自己了,这真的是太伤心了啊!

“哈哈哈——辉夜之神你居然还有被人忘掉名字的一天。”天空中,一道伴随着非常豪迈的笑声的身影从天而降,背着巨大酒葫芦的酒吞童子径直的落到红毯上,他抱着双臂朝前走了几步停留在奴良滑瓢的面前,弯下腰看了奴良滑瓢一分钟后,有些不敢确定的说道,“你居然是那个和本大爷一起喝过酒的奴良滑瓢?你怎么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了?”

酒吞童子对奴良滑瓢还是很有印象,明明只是一只滑头鬼但却有很强大的实力,他的实力对于晴明家庭院那群战斗狂来说有着巨大的吸引力,不管是自己还是茨木童子,全都和奴良滑瓢战斗过,双方打的很痛快,在一场场战斗中,双方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挚友啊,我来了,咦?你是谁?”茨木童子紧跟着酒吞童子从天而降,他在看到酒吞童子弯腰查看奴良滑瓢状况的时候立刻三两步跑到酒吞童子的身边,身为酒吞童子最好的挚友的他果断决定跟着自家挚友的步伐,无视掉周围那群妖怪们或者戒备或者带着敌意的视线,和酒吞童子一起观察奴良滑瓢,“居然被认挖掉了肝吗?真没有想到奴良滑瓢你居然会出现这种情况,真的是太让我赶到惊讶了,拥有和挚友一战之力的你变成这个样子,还真是一件让我感到意外的事情!”

突然间,茨木童子画风一转,开启了每日彩虹屁自家挚友的日常:“果然啊,我的挚友酒吞童子才是最强大的,这种被取走肝脏的事情,是绝对轮不到我的挚友,大江山之王的酒吞童子!”

纲吉的额头上滑落一大滴汗水,他几乎是下意识的用手扶额说道:“茨木童子这个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能开启花样彩虹吹酒吞童子的天赋,不管看多少次都忍不住想要吐槽一句,酒吞童子你到底行不行啊,都这么多年过去了,茨木童子居然还是你的挚友。”

“......闭嘴!”酒吞童子沉默一分钟后,伸出手敲了茨木童子一个脑蹦,关闭了茨木童子的彩虹屁功能。

这边的茨木童子和酒吞童子在进行大江山式的友好互动,而另一边的奴良滑瓢看到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两个大妖怪的身影后,脑海中瞬间响起了一声糟糕的话语。

果不其然,奴良滑瓢身后的妖怪们在听到关键词与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后,一脸震惊的喊道:“什么!?茨木童子和酒吞童子!?”

茨木童子听到有人在呼喊自己以及挚友的名字,他从酒吞童子的身后走出,举起右手,微微扬起头说道:“奴良组的,这么惊讶地呼喊我和我挚友的名字所谓何事。”

茨木童子的话语像是打开了什么奇怪的开关,奴良组的妖怪们纷纷开口,一个又一个的问题就这样抛出来,成功地让还没走下胧车以及海船的大妖怪们全都停下了脚步。

“你居然是茨木童子?不对啊!茨木童子明明不是长成你这个模样啊!”

“酒吞童子明明已经被阴阳师杀死了,怎么可能还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没错!我记得酒吞童子的墓碑就悬挂在茨木童子的脸上!”

“挚友?开什么玩笑!茨木童子明明是酒吞童子的儿子!怎么可能会是挚友关系!”

“没错!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明明是父子关系!他们是父子——”

“噗——”

胧车内的端着茶杯的玉藻前,海船上正在饮酒的铃鹿御前和大天狗全都将酒水喷了出来,原本还想继续在上面坐一会儿的他们听到这个话语纷纷表示自己一点也不困了,全都出现在纲吉的身边,用一种很诡异的眼神看向那边因为这句话而整个妖怪都不好了的酒吞童子。

纲吉默默地用扇子遮住自己那完全压不下去的嘴角,默默地伸出手,给奴良滑瓢伸出一个大拇指,似乎是在说干得漂亮。

奴良组的妖怪似乎是发觉周围的气氛有些不对劲,他们的声音逐渐降低,眨眼间整片空间便一点声音都没有,所有妖怪和神明的视线都集中在站在中间,脸色似乎有些不怎么好看的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身上,场面瞬间变得一片寂静,静的地面上掉一根针都能听到。

须佐之男似乎是终于搞明白了眼前的这个情况,他猛地敲了一下手,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酒吞童子你终于不愿意做茨木童子的挚友了,你想当他爸爸了。”

“噗——”

“镇墓兽,你在笑什么?”

“小金毛,这个时候你要做的就是闭嘴,别说话。”

“噗——”

“可是其他妖怪都笑了啊。”

“......你保持安静就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在点家文里女装树洞,我是抱错的QwQ重生之日本努力家神级进化:从一株草开始无敌攻心为上:穆少诱妻成瘾我的前夫是总裁大人女神的超级赘婿两界穿梭门苍生道歌快穿之炮灰的开挂人生
相邻小说
基金会大游戏灿若星辰,只因有你灵碑传奇金色的探险家手稿婚然心动:鲜嫩娇妻狠狠爱你们的豪婿回来了留在你身边全球巨星从练习生开始龙凤双宝:爹地你要给力啊伊塔之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