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饭团探书移动版

m.fantuantanshu.com

第一百二十五章 帅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南风不进油盐,不屑人情,没有风趣的性子总是充满了尖刺,让与他交流、接触、对话的人无不被刺伤,满是尴尬,这也倒难为青年将领尹公子了!

尹问讪讪一笑,如一个被揭了老底的市井青年一般,双手放也不是抬也不是,很是不自在。

最后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圆起这个谎道:“低调!低调南风兄弟。难道我打起哑迷来,就这么没深度吗?”

由于少年揭开老底揭得如风一般轻松自在,青年将领对自己说话的水平,不得不自我怀疑起来。

少年南风却也懒得搭理他这个没什么意义的话题,双手负背,如老态龙钟的老先生一般秋风赶落叶道:“带路吧!你不希望我跟你在这里瞎扯这些事吧?”

青年将领尹问也只好无奈笑笑,带着少年南风离开了。

前往目的地的路上,军营各巷角,各队兵士来回奔腾,似乎在响应召唤他们的集结号。又或是遇到执戟巡逻队,着装整齐,齐步踏地。他们代表的是军纪威严、军营法度、兵士职责,兼执法与守护于一身的捍卫者。

又或是那些忽远忽近,掀起一阵阵尘土飞扬的铁骑。铁骑厚重的脚踏在地面上传来一声声震动的声响就如一根根鞭子抽打在犯人身上,脆响、明亮!

浓重的军营气氛,即便清晨的香风也洗刷不掉。

一少年一青年,二人就这么并肩走着,犹如闲庭散步,如入无人之境。

这时,兴许是闷得慌,那青年开口道:“南风兄弟,难道你就不好奇…我父亲为何人?又身在何处吗?”

“尹姓在北方各路诸侯中虽不多,甚至没有。但为将者却也不少,但能独领一方大军的五指之数都能数得过来。所以再结合你尹公子的身份判断,尹子琦便是你的父亲吧?”

少年南风难得的开了有问必答的尊口。要是换以前!要么是不屑、要么懒得搭理、要么不开口。总之不会如此的轻而易举从正面开口就是了!

而青年将领尹问也是微微一愣,有些诧异的审量这个少年。他倒不是诧异少年的主动开口,而是诧异少年所说出来的信息量,竟然还说对了?

少年沉吟一二,继续开口道:“至于你父亲身在何处…?你确定你这种弱智的问题不是在问三岁孩童?此乃军中大营,你父亲身为三军主帅,不再主帅大帐又能在哪?”

少年南风毫不客气的白他一眼,透露着赤裸裸不屑与鄙夷,似乎嫌弃与他同行一般,率先向前走去。

独留青年将领站在原地,脸上表情极为古怪与错愕,随后苦笑摇头多有无奈,随即快步跟上。

………

主帅大帐位于军营正中央。由于军营体量庞大,数量过多,即便从正门直线而来,畅通无阻,也要走上半个时辰才可到达。可见军营规模之宏大,也可见主帅大帐之遥远。

与别处喧闹不同,此处极为宁静,犹如死寂一般。但三步一岗,皆有执戟兵士林立,他们着装整齐,军纪严明,犹如亘古不变的石人顶立于天地间一般。

所以此处的死寂并非毫无生机,而是在禁止喧闹。

少年南风在尹问的带领下,倒也一路畅通无阻的越过这些执戟的兵士。他们一动不动,似乎除了守岗就不会干别的一般?

但南风敢笃定 他们那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如果没有身旁这位青年带领,自己将会被他们手中的冰冷长戟给喝血,绝不像现在这般平安无事,一切祥和。

南风是一个善于伪装的人,别看他现在一脸平静,规规矩矩,如一个蹑手蹑脚的小媳妇一般。

但他全身的注意力早已注意在四周的情况上。不用眼看,便能清楚的感知到任何风吹草动,甚至一草一木的情况。

所以很快,在这种急促紧张隐藏的气氛下,他也算是来到了主帅大帐外,距它不过五步距离停下。

这时一名身穿绿色文服,头戴黑官帽,秀里秀气的小男人如早已在此等候多时一般,从大帐外的台阶上一路小跑下来,来到尹问面前鞠躬作揖而下,“小的见过少将军!”

“嗯…我父亲身体可有好转?”青年将领尹问漠视着身前这位低声下气的下人道。

“唉!请少将军节哀,老将军的身体,并未有任何好转。”秀里秀气的小男人已经抬起身来,没有了先前的拘束与恭敬,有的只是一抹哀伤的劝慰。

从此便可以看出,这秀里秀气的小男人与尹家关系匪浅,绝不仅是下人这么简单。

青年将领尹问也是无声叹了一气,从当年睢阳一战后,父亲身体便急转直下,到现在也没好吗?

他无奈摇摇头,随后响起什么来,说道:“对了!我有事要与父亲商量,劳烦进去通报一声。”

秀里秀气的南男人点了一下头,这才注意到一旁的南风,见是翩翩少年,不由诧异道:“这位是…?”

“进去通报便是了,其他的你不用管。”青年将领不想与他多纠扯,直接说道。

秀里秀气的男人见自家公子都这般说了,自然不会再去自讨没趣。点一下头后,连忙转身向营帐小跑而去了。

“此地戒备森严,不许喧闹,我也不好跟你多说些什么!

你只须知道,等会进去之后,你只须回答是与不是就行了,其他的都交给我。”青年将领揣着些许急促不安,对着身旁少年嘱咐道。

他倒不是怕少年话多,而是怕少年那油盐不进,不懂圆滑的性子会惹到帐中之人的不悦。真要那样,恐怕到时即便是自己也要回天乏力。

而少年不知是听进了话还是没听进?不过从那淡漠的稚嫩脸庞流露出来的些许不屑便可得知。少年是既听进了也没听进,原因在于他有他自己的自傲,不需他人多想。

再者,他了解营帐中人恐怕要比了解身旁人要多上那么一点点。毕竟睢阳遗孤,当年之事,他可不是什么都没有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树洞,我是抱错的QwQ神级进化:从一株草开始无敌苍生道歌我的前夫是总裁大人重生之日本努力家女神的超级赘婿攻心为上:穆少诱妻成瘾在点家文里女装快穿之炮灰的开挂人生两界穿梭门
相邻小说
最狂兵王混都市从武当开始的诸天之旅神级升级赚钱系统人在半岛,被人气偶像倒追当偶像恋爱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