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饭团探书移动版

m.fantuantanshu.com

541 北斗杀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汪公,汪公,还请高抬贵手,念在往日同僚之谊的份上,放过我等一马吧。”

“汪伏波!你这个贼子——”

“姓汪的,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

“苍天!开开眼吧!太祖!你看看你现在的江山吧,遍地是逆贼啊——”

江尾道北阳府法场,原操江同知汪伏波,此刻神情冰冷,手中令签往前一扔,开口道:“行刑。”

“斩!”

“斩!”

“斩!”

北阳府中的百姓,皆是兴奋,这里被斩的,有各县县尉、主薄,也有各种致仕养老的曾经朝廷重臣。

这些重臣,不乏高居部堂之辈,然而此刻,被汪伏波一口气全部拿下。

“汪伏波——”

“你这个逆种——”

“你不得好死——”

嗡~~

噗!

刽子手喷了一口烈酒在大刀上,手起刀落,当即人头滚滚。

不是一两个,不是两三个,整个北阳府诸县,共计三百二十七人,皆是明宦乡绅。

他们一命呜呼的瞬间,祖传的保命手段发动,凡胎肉眼自然看不到,但汪伏波这时候却怒目圆睁:“岂容尔等瞒天过海——”

“天地无极!”

“万剑归宗!”

汪伏波双目如电,光剑瞬间从他童孔中激射而出,周遭天空顿时一片金光大作,伴随着无数惨叫声,寻常百姓这才抬头看去,竟是飞剑如蝗,击杀无数魂魄。

“上天下地!没有人可以躲过老夫的法眼!”

言罢,汪伏波手中一枚桃符扔了出去,落在了血流如注的尸骸中央,那怨气已经形成了狰狞恶鬼,可是桃符落地之后,当即邪魔退散。

镇!

桃符重若泰山,甚至其上已经有了泰山一般的虚影,压得怨气顿时消散。

“此二十余家田产,尽数充公,随后另行安排均户分田!”

汪伏波旋即命令左官放出公文,张榜悬挂之后,又对本地生员道,“尔等继续彻查账目,不得有误!”

“是!”

“学生明白!”

造反的汪伏波根本无所畏惧,不仅仅是北阳府,如今江尾道各府皆是瑟瑟发抖,汪伏波所到之处,必定是人头滚滚。

并非没有名门大族招兵买马对抗,可惜无用,汪伏波麾下编练的新军,神通法宝比比皆是,每每作战,多有强横力量,寻常除妖人根本不是对手。

再加上之前“淮下妖魔”隔绝南北,导致淮下并无驻军,江尾道当年又有过两战“巫三太子”故事,可以说各方皆无强敌,更是让汪伏波横行无阻。

大夏数百年风云中,江尾道过去被屠戮的大户,都没有汪伏波一旬之内杀得多。

自汪伏波大开杀戒之后,公田账目暴增四百万亩,几乎就是平均一个人头一万亩地,这也导致原本杀起来还心有不忍的汪伏波,杀得毫无压力。

甚至这位曾经的“五潮传胪”越杀越兴奋,终于体会到了魏昊当初那奇异疯狂的魅力。

痛快啊,痛快。

这期间汪伏波也是见识到了什么叫作风波诡谲,什么叫作明枪暗箭。

各种诅咒之术、暗杀之术、咒杀之术、附身之术……每一天都会有人想要通过各种手段取他的性命。

甚至不仅仅取了他的性命,还要他魂飞魄散,或者将他的魂魄炼制成法器,然后不断折磨。

可惜无用,他现在修为不断提升,根本不惧寻常宵小,那些鬼蜮伎俩更是无所遁形,再加上数十万保家仙为耳目,有什么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法眼。

纵使有地仙级数的剑仙突袭,不仅有赤侠像可以挡下致命一击,如“白八公”、“青大娘子”、“李三郎”等等妖仙,也从旁协助。

如今的汪伏波,可断人间善恶,也能判妖魔生死。

一切都围绕“伐无道”而做准备。

北阳府府城外有两处大营,皆是汪伏波重新编练,其中南大营的校尉旅帅,皆是“第一学堂”的学生,其中娰十九郎更是检校“军师将军”,总领招抚编练诸军事。

也正是因为娰十九郎的身份,才让招抚诸事极为轻松,有些豪强本想顽抗,见娰十九郎前来劝降,只当是夏室已经分崩离析,于是自戕的自戕,乞降的乞降。

汪伏波在江尾道杀得人头滚滚,娰十九郎居功至伟或许谈不上,但绝对占了不小的份额。

事到如今,娰十九郎就算明知道前方深渊,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已经到了身不由己的地步。

此刻,他已经很清楚,人间的战争,完全就是神仙打仗的前奏,真正的斗法,不在这一县之地一府之地乃至一道之地的争夺。

魏大象能不能踏上天路屠神戮仙,这才是关键。

这是前人未尽之伟业,魏大象就是那最为格格不入的一把刀。

“或许这时候,夏邑会再次想办法请动神圣魔仙,巴蛇之死,让夏邑彻底明白,没有和谈的可能。”

娰十九郎看着前来视察的汪伏波,郑重道,“困兽犹斗,说不定‘凤翔军’‘飞熊军’等等强军,都会拉过来。届时,元会地仙进入夏邑军中……也不是不可能。”

“呵。”汪伏波轻笑一声,“你可能不知道,大象跟元会地仙早就交过手。那‘五宝元微子’,乃是大西山道主,他的三代弟子之首‘金轮禅师’,已经死在了射阳湖。”

“……”

“该来的,总会来。”汪伏波现在已经是随心所欲的地步,“前怕狼后怕虎,那就什么斗争都不要做,乖乖等死,时机一到引颈就戮算了。”

“……”

“我已经问过大象,我阳寿还有十七年,十七年一到,我就该死。”目光决绝的汪伏波神情有些狰狞,“时不待我,那就只争朝夕。大象就算给我延年益寿,人,终究是要死的。”

听到这番话,娰十九郎震惊无比。

阳寿……

原来,汪伏波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寿数?

脑海中几乎是瞬间冒出一个念头:难道就没有想过修仙长生吗?

但是,不等他问出口,汪伏波仿佛就像是已经看穿一般,侧目对娰十九郎道:“大象也跟我说了他的阳寿,还有他家客卿汪摘星……他和汪摘星,时辰一到,也会死。”

“……”

“汪客卿剩下的阳寿,也不多了。”

说到这里,汪伏波笑得极为怅然,“以大象的力量,效彷人皇又有何难?你说呢,十九郎?”

“他不会称王称帝……”

“不错,他不会。”

汪伏波抚须大笑,“所以,不管何等花言巧语,在这个抉择面前,都是不堪一击。老夫已经明白,这是大象的决心、决绝。不成功,便成仁。但是,一个会死的魏大象,才会铸就一个永生的魏大象,只要,这里还是人间。”

抬头看着苍穹,无边无际,永远不知道天空的深处,会有什么。

但是如今的汪伏波,深知这苍穹,是圈栏一般的物事,他无力抗争,唯有助抗争之人一臂之力。

屠神戮仙,就在今时!

神仙被杀也会死,那就没什么好怕的。

自有魏大象以力证道!

种种念头,种种心绪,让汪伏波也逐渐变得铁石心肠。

他是历经淬炼,看过无数风景,才能到这般地步,而魏昊,并非如此。

他仿佛天生就为这此刻而来。

突然,北天光芒大作,汪伏波一双神眼自然看出这是有阵法运转,北天星光在白昼爆发,使得白昼陡然一暗,紧接着从各方多了诸多流光,这些流光跟他自身的光剑同出一脉,显然,也是继承了白虎遗志的人间英豪。

但汪伏波没有面露喜色,反而表情冷漠:“道不通,不相为谋。”

“怎么了?”

娰十九郎见汪伏波如此说话,知道他看出来什么东西,于是问道。

“有掌握天赐流光的人间英豪,给……算了。”

话到嘴边,汪伏波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道,“恐怕很快大象就要再起征程,这场斗法,便不是天兵天将下凡那么简单。”

“……”

很是无语的娰十九郎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问道,“为何不跟我说个清楚?”

“你一个姒姓子弟,还本该是亲王的人,老夫信不过。”

汪伏波一脸的理所当然,“你背叛我们的可能是最大的。”

“……”

这个理由非常强大,让娰十九郎竟是找不到任何反驳的方法。

真诚,永远是必杀技。

此时的汪伏波,几近从心所欲,他甚至对汪氏亲族全无牵挂,因为汪氏亲族已经将他逐出家门。

已经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正如汪伏波观察到的北天变化有问题,此刻夏邑,竟然真的重整新军,在淮南道西南吉阳府屯兵三万,号称“宣武军”,领兵大将却并非是兵部将帅,乃是秉政临朝太后请来的北地剑仙。

这剑仙已是鬼仙境界,受“天赐流光”之后,炼制出一柄“天赐流光巨门剑”,便是大妖王,也难挡其剑光所至。

如今“宣武军”更是请来诸多强援,在西南摆下大阵,凡有妖气灵力过境,必被察觉,可以说是固若金汤。

“黄将军,这阵法……不知黄将军可认得?对我五泉县,可有威胁?”

巨大的盘羊宛若大象,与其并肩而行的,乃是一位身穿战甲的将军,看上去俊逸飘然,又不失威严,正是来五泉县赴任做护法的“州县龙王”黄沙洞主。

到了五泉县之后,黄沙洞主人前显圣,化作人形之后,便以“黄”为姓氏,暂领五泉县“护法将军”一职。

他如今是奉命护法,职责就是保五泉县一方平安。

原本冯瑜宁是担心名臣“铁笔探花”任行空杀来,所以防备的是东边。

岂料任行空没来,来的是朝廷大军。

“魏公退了各路兵马之后,还能有斗争之心的行伍,必然不寻常。”黄将军跟盘羊说话的同时,又指着前方阵法中灵气的变化说道,“这阵法跟天界玄武星海遥相呼应,正常凡胎肉体,是断然用不出来的。如果我没有看错,应该是有仙家附体人间英豪,然后布阵施法。”

“附体?”

“不错。”

黄将军点了点头,“诸如神道术法中的请神上身,也是如此。只是眼前这等,更加高深莫测,也威力无穷。这三万兵马会心意相通,只要领兵大将不败,阵法就只能强行打破。曾经天路大战之时,龙族多为人皇先锋,便是因为肉身强横,可以消磨法力。”

随后,黄将军又道:“以我所见,当是‘北斗杀阵’之一,其中必有星君降临,否则无法主持。毕竟,这三万兵马,乃是新军,并无‘军阵之势’的根基底蕴。”

“奇怪,岂不是说,这是个御敌阵法?为何会摆在此处?”

巨大盘羊有些狐疑,想不通为什么会这么做。

“当是害怕魏公再次白虹贯日,毕竟,以魏公现在的修为,神仙境界之下的道术,都是泥捏纸湖,根本不堪一击。”

黄将军旋即又道,“但有一事,我却觉得有些蹊跷,能调动北天任何一个星君的天之君王,除了‘太微天帝’,应该没有其他。螣蛇星君应当也不会为了一个儿子,就冒这等风险。”

“嗯?”

瞬间就引起了巨大盘羊的注意,“也就是说,夏邑有人能够干涉到天界?”

“很有这个可能。”

点了点头,黄将军很确信说道,“而且此人身份特殊,即便不是‘太微天帝’的后妃,也是他的长辈。”

“转世来人间享一世富贵?”

巨大盘羊问黄将军。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不过,以我旧年见闻,也有奉命转世,而后祸乱朝纲的。所以,我猜测可能是太后有问题,又或者是朝中重臣……总之,祸乱朝纲之人,不在外朝就在内廷,自古如此。”

“奉命转世?!”

“有些事情,人间其实知之甚少。”黄将军笑着对巨大盘羊道,“羊先生可知仙界也有丁口繁衍?”

“嗯?不是说气化而生吗?”

“那是神仙之境,而且多在十八重天。这等仙人,本就是少数。不过,这也是原先的规律,后来‘胎仙气化’,已经境界降落到地仙,数量不菲。但在六欲六重天,依然是胎生。不论男女,一出生便是鬼仙境界。”

似乎对这些颇为了解,黄将军还跟巨大盘羊解释了一番其中的变化,随后又道,“如今六天仙神之中,凡是在天界诞生的,皆自称‘仙族’。以往下凡的仙女,多是出自‘仙族’,各有机缘在身,也都是奉命行事。”

巨大盘羊听了之后,也是愕然道:“若是如此,这等‘仙女’来人间作乱,怕是不会有半点犹豫,也不会有半点恻隐之心……”

“有道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一点,本就是古已有之。我等人族,不得不防。”

“诚然如此啊。”

这一龙一羊,竟是想法趋同相通。

待返转五泉县之后,黄将军将侦察到的变化,告诉给了冯瑜宁听:“冯公,这‘北斗杀阵’,当初也曾克制过‘天路’烈士,须提醒魏公,让他小心提防。”

“这阵法,可有破解之术?”

“若是数百巨龙合力,可以耗尽阵中灵力。除此之外……”黄将军想了想道,“大概只有‘太微天庭’中尤为特殊的‘死兆星君’,方能克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女神的超级赘婿在点家文里女装我的前夫是总裁大人神级进化:从一株草开始无敌树洞,我是抱错的QwQ两界穿梭门攻心为上:穆少诱妻成瘾重生之日本努力家苍生道歌快穿之炮灰的开挂人生
相邻小说
重生:在Boss心尖蹦迪的每一天重生在三国重生在美国咸鱼小丧尸[无限]重回1990当首富退圈后我成了豪门真少爷[娱乐圈]修真少爷玩征服豪门真少爷他满级回来了炮灰男配手撕假少爷剧本万人嫌真少爷重生了[星际]